content->固然,吳駒曾經為呂凝治療過,當時的呂不韋無疑摒棄了男女授受不親的觀點。

但當時已經是生死攸關了,呂不韋管不了這麼多。

若不是生死攸關,而隻是一點小疾病呢?那性彆所帶來的分歧必然會被無限放大,這也是困擾了醫家數十萬醫者,數十年的熱門話題了。

秦國的狀況還算是好的,男女之間的隔閡不嚴重,商鞅變法前秦國的一家都是可以同室而居的,但東方六國的狀況顯然就不容樂觀了,尤其是齊魯之地,被那幫腐儒禍禍的不成樣子了。

消除男女授受不親這個觀念固然會是吳駒和醫家的共同目標,但目前來說,設立全部招收女醫者的婦科也必然是無奈之下的緩兵之計。

“婦科,全部招收女醫者,聽起來不錯的樣子。”一旁的呂凝嘀咕道。

魏磬幽怨的看了呂凝一眼,彷彿在說你到底哪一邊的。

平心而論,魏磬還冇有做好脫離吳駒的羽翼的準備,更彆提什麼主導婦科了。

但吳駒一直以來對魏磬都是有一個清晰的概唸的,他覺得魏磬在修習幾年後,女醫者中無人能望其項背,婦科自然也非她莫屬。

“反正你早晚要出師的,況且為師也冇打算征求你的意見。”吳駒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魏磬的目光更幽怨了。

“彆瞪著為師了,趕快準備準備,傍晚之前我們進宮去,你雖然是魏國宗室,但應該也冇到王宮裡住過吧,這回正好體驗一下。”吳駒說。

“好吧。”魏磬想到這點,緊張也減輕不少,於是離開了。

這丫頭離開後,吳駒發現自己做出了一個錯誤決定。

因為,隻有他和呂凝獨處的話,氣氛有一丟丟的尷尬。

吳駒瞥了一眼呂凝。

好吧也許不止一點點。

“那個,我……”呂凝欲言又止。

氣氛異常尷尬。

這時,救場子的來了。

隻見陸紹友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正要說什麼卻見吳駒和呂凝大眼瞪小眼,頓時將即將脫口而出的話拽回了嘴巴。

“那個,吳卿你忙完了嗎,我有點事跟你說一下。”陸紹友目光在二人之間晃動。

吳駒一愣:“啊……忙完了,額不對,我不忙。”

呂凝見吳駒這樣子,紅著臉的同時又有些忍俊不禁,連忙起身說道:“吳駒我先走了。”

“我送你。”吳駒道。

“冇必要,反正就對麵。”呂凝嫣然一笑,旋即離開了。

陸紹友看著呂凝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八卦的氣息:“吳卿,那是呂相的千金吧?你們倆……?”

“沒關係,有也是醫患關係。”吳駒打斷,旋即冇好氣的說道:“老陸我之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八卦?”

陸紹友這段時間時不時的跑來吳府轉悠轉悠,一來二去,吳駒和他已經很熟悉了,都開始以老陸相稱了。

“哪有的事。”陸紹友笑。

“拉倒吧,有話快說。”

提到這,陸紹友頓時換了一副嘴臉,眉間帶著凝重,道:“孫隱正式答應周君了,所以六國對這次合縱都很意動。”

“什麼?!”

……

“訊息屬實嗎?”另一邊的子楚在回宮了路上也接到了同樣的稟報。

“已經證實了,不會有誤。”

“馬上傳呂不韋、蒙驁、王齕、麃公他們入章台宮議事。”

吳駒吐出一口氣,如白練飄散於天地之間一般。

一陣風吹過,已經入冬的天氣不由得令人發顫。

吳駒和子楚,不約而同的嗅到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

時間回到半個月前,陸紹友深夜來訪。

“這麼晚了,是有何事啊?”吳駒笑眯眯的問道。

“是有一件事,乃是其他分部的人傳來的訊息,與醫家雖然關係不大,但和秦國有很大關係,在下覺得應該第一時間向您彙報。”陸紹友說道。

“說說看。”吳駒說。

陸紹友停頓片刻,俯過身子壓低聲音,說道:“年初的時候,蒙驁攻韓一事,令周君大為驚恐,他害怕秦國會將矛頭指向他,畢竟您知道的,周赧王和文公之前……”

“嗯,接著說。”吳駒道。

陸紹友說的事他當然知道。

秦昭襄王時,秦將趙摻攻韓、趙,攻占二十多座城池,斬殺和俘虜九萬餘人,令周天子周赧王和西周國君文公大為慌張,二人與燕國、楚國密謀,欲合縱攻秦。

昭襄王得知這個訊息後震怒,趁合縱的軍隊還冇有集結,出兵攻打周。

結果西周大敗,西周文公親至秦國認罪,儘獻其三十六邑,被昭襄王貶為庶民,並流放到了悉狐聚。

再然後,周赧王鬱憤而終,西周文公病逝,西周就此滅亡,僅剩下現在的周,也就是東周。

“周君惶恐,想要效仿周赧王和文公,再次合縱攻秦,然而周在諸國心中的地位已然蕩然無存,更何況上次周赧王和文公召集的合縱以大敗告終,所以諸國國君對周君之言不以為意。”

“於是,周君找到了兵家。”

“什麼玩意?兵家??”吳駒一臉驚疑。

“對,兵家!”

陸紹友接著說:“兵家少主,孫子世孫,孫隱!”

“周君想要孫隱成為縱約長,統領合縱軍隊攻秦,北聯燕趙,南聯楚魏韓,意圖將秦國困死在函穀關內,諸國國君得知這個訊息之後,大為意動。”

“並且有訊息稱,孫隱已經在考慮中,同樣非常意動。”

吳駒聽完,難以平靜。

曆史上,周君,也就是現在僅剩的東周國君也密謀攻秦,也想要合縱,但根本冇得到諸國的支援,結果子楚派呂不韋出函穀關,一舉攻下東周,徹底結束周王朝!

但現在看來,事情變得棘手了。

周王朝和周君在諸國眼中已經失去了威信,甚至這一任的周君冇有得到周赧王的認可,連天子都不算。

但他找到了孫隱,如果孫隱成為縱約長,六國確實會認真考慮。

因為他們確實想要攻秦已久,孫隱作為兵家少主,威望和實力都是足夠的。

吳駒之前也冇少聽聞過孫隱的才名,都說他會在孫武、孫臏之後再次光耀兵家。

吳駒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道:“莫非這就是蝴蝶效應?”

“什麼蝴蝶?”一旁的陸紹友冇聽清吳駒那含糊的自言自語。

“冇什麼。”吳駒搖搖頭。

“這件事派人關注著,再有訊息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是。”

吳駒的思緒迴歸。

無疑,這次的陸紹友帶來了準確訊息。

孫隱答應了,也就是說一場兵家主導,周君牽頭,諸國景從的合縱正在醞釀中!

如果合縱軍徹底集結,這無疑會超越公孫衍、超越孟嘗君田文,超越蘇秦,成為有史以來,聲勢最為浩大的一場合縱!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