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送走子楚之後,吳駒再次投身到玻璃的生產中。

對他來說,工藝已經足夠成熟了,更為重要的是塑形。

以他現在的水平僅僅可以做到弄出那個冇有任何花紋的杯子,但這遠遠不夠。

更薄,花紋更繁多,形狀更複雜,這都是吳駒想要追求的。

這關乎蒸餾器等一係列器材的製作。

至於子楚隨後便送來的兩千金獎賞,以及客卿的印記、官服等等,他並冇有放在心上,因為他也明白這僅僅是子楚意思意思而已,光憑這些可遠遠不值馬蹄鐵和馬鐙的價值。

不過醫署卿到客卿。

嗯……

換湯不換藥。

他照樣是吳卿。

……

兩天後,子楚借調來的工匠也到位了。

足足五十名,對吳駒來說夠用了,原本需要兩三個月才能搞定的馬蹄鐵和馬鐙,現在估計十幾天便能完工。

既然這麼工期這麼寬鬆,那很多東西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於是吳駒心念一動,想到了另一樣東西。

大手一揮拿來炭筆,吳駒再次在紙上寫寫畫畫,不一會躍然紙上。

他叫來老於,問他能不能看懂。

“能倒是能。”

老於沉默了一會,忍不住吐槽道:“吳卿你畫的東西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吳駒滿頭黑線,他當然知道奇怪。

因為這次他想打造的東西是三棱軍刺!

後世公認的殺傷力最強的刺刀之一。

他選擇不接老於這句話,直言問道:“能打造出這個東西嗎?”

“雖然麻煩,但應該冇問題。”老於點點頭。

“我得提醒你,這是一件兵刃。”吳駒補充了一句。

老於倒吸一口涼氣:“那……有點麻煩,但也不是不能做。”

“我看好你!”

老於點點頭,對著圖紙又尋思了一番,說道:“吳卿你畫的這個圖還挺有意思的。”

“這個嗎?這叫三視圖,主視圖、俯視圖和側視圖,就是正麵、上麵和側麵,不過三棱軍刺的俯視圖和側視圖差不多,所以我就隻畫了一個。”吳駒科普道。

“這東西叫三棱軍刺嗎?”

老於砸了咂舌:“果然奇怪的東西也有個奇怪的名字。”

吳駒翻了個白眼,丟給他一摞紙和幾隻炭筆:“你要是感興趣也可以學學三視圖,這玩意不難。”

“那敢情好。”老於接過了紙和筆。

這時候,章邯也走過,瞟了一眼圖紙,眉頭頓時皺起。

啥玩意這是……

吳駒見章邯也來了,正好對老於說道:“打造出來後,第一把就先交給章邯吧,讓他熟悉熟悉。”

“行。”

“還有,這玩意你先研究著,彆告訴其他人。”

“是。”

老於點點頭,和吳駒章邯打了個招呼就轉身離開了。

留下章邯一頭霧水。

“吳卿,那是個什麼東西?”章邯好奇的問道。

“一把刺刀。”

吳駒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就是以突刺為主的匕首,它的名字叫三棱軍刺。”

章邯點點頭:“那模樣未免也太……”

“怪是怪了點,但正是這形狀賦予它強大的能力。”吳駒道。

章邯更加不解:“這三棱軍刺……很厲害嗎?”

吳駒抿了一口茶水,道:“這麼跟你說吧,它呈三棱狀,且不以劈砍為主,所以不易折斷,這個形狀也可以保證拔出的時候更輕鬆,不易被血肉吸附。”

“再者,被這東西刺中的敵人,血流不止,並且造成的三棱形傷口非常難以縫合。”

章邯瞪大眼睛,說道:“當真有如此威力?!”

不說彆的,就說血流不止、傷口難以縫合這兩項,對他來說就足夠有吸引力了。

不僅殺傷力足夠,還能給敵方帶來極大的後勤和醫療困擾,這給一場戰爭帶來的作用是極大的。

“等老於鍛造出來,你就明白這三棱軍刺的厲害了。”吳駒笑道。

世界上最殘忍的兵器之一,在被禁用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被軍隊裝備,其能力可想而知。

“行,那屬下就等著了。”章邯微微點頭,心中也不禁泛起一絲期待。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