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樣的話好像也不是特彆困難。”

不少人默默點了點頭。

“我個人也認為這樣的訓練計劃很有可取性!”章邯站出來說道:“你們若是有什麼意見,現在就可以提出來。”

不少人眼睛冒光,可以提意見嗎?

章邯補充了一句:“有意見的現在就可以捲鋪蓋走人了。”

眾人目光暗淡,啊,那冇事了。

“之所以製定這樣的計劃,就是希望你們能夠成為一支所向披靡的精銳之師!”

“當然,這樣的末位淘汰製也有相對應的首位獎勵製,每個月訓練成果最優的五個人,將會額外獎勵五貫錢!”

原本蔫巴巴的侍衛們瞬間睜大眼睛,你要聊這個我們可就不困了!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福利,這些製度在後續也會酌情調整。”

“現在,大聲告訴我,還有信心嗎?!”吳駒再度問道。

“有!”

聲音雖然蔫了一些,也冇那麼整齊,但精氣神還是在的。

毫無疑問,吳駒製定的訓練計劃是很辛苦的,但薪資豐厚,管吃管住,還有獎勵,還能時不時來場藥浴,這待遇完全能讓人咬牙接受。

吳駒觀察著這些侍衛的神態,點了點頭。

打個大棒給顆棗嘛,慣用招式了。

“好!現在解散,都可以去休息了。”吳駒說道。

“是!”

嘩啦一聲,人群有序散去。

吳駒長出一口氣,與章邯到一旁的廳堂中坐了下來,喝了口茶水。

“吳卿,這訓練計劃莫非……和您上次說的特種兵有什麼關係?”章邯按耐不住心中好奇,問道。

吳駒點點頭,給出了肯定答覆。

“兵不在多而在精,將不在勇而在謀。”他飲下一口茶水,緩緩說道。

章邯頓時眼前一亮,拍案稱讚道。

“吳卿說的好呀!這兩句有兵聖孫子之資!”

吳駒嗆了一口,擺了擺手:“我半吊子,不敢和孫子他老人家相提並論。”

“吳卿謙虛了。”章邯覺得就憑吳駒今日的所作所為,不說行軍打仗,那也一定是對練兵有一定的心得。

“說正事說正事。”

吳駒臉不紅心不跳的接過章邯的追捧,繼續說道:

“特種兵,是一種追求極致的單兵作戰能力的兵種,追求在各種惡劣的環境下進行作戰,更追求以少打多,通過合理的戰略將這一兵種的作用擴大十倍甚至百倍。”

“就拿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說,斬首行動,這就是特種兵的拿手好戲之一,所謂擒賊先擒王,不就是一種用少量兵力打出巨大戰果的做法嗎?”

章邯點點頭。

任何一個將領,無論良將還是庸才,都不會否認一隻精兵帶來的作用,更何況是曆史上用一幫驪山囚徒擊潰周文十幾萬大軍的章邯。

秦國的秦銳士,趙國的趙邊騎,齊國的技擊士,魏國的魏武卒。

這四隻精銳之師,不知踏著多少敵國兵士的屍骨登上這戰國四大軍隊的名號,可謂名震天下,向天下人證實了精兵的重要性。

“特種兵……確實是一種比精兵更極端的訓練方法。”

章邯又問道:“您剛纔說,親眼見過這麼訓練的兵士,並且見識過他們的輝煌戰果,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吳駒篤定的點點頭。

那必須真實啊!

特種兵之名,在後世可以說是家喻戶曉。

他們在戰局中能起到的巨大作用已經被證實了不知多少遍了。

“放心吧,我見識過的特種兵榮光,會在這些侍衛身上重現,我對你和我都很有信心。”吳駒拍了拍章邯的肩膀。

“嗯!”

章邯點點頭,也是很有信心的亞子。

與吳駒相處的這段時間裡,他充分見識到了吳駒堪稱恐怖的才能。

這讓他不經產生了一絲動搖。

當初追隨吳駒的原因,主要是後方的守備軍很難獲取軍功,章邯希望以吳駒為跳板成為一名真正的軍士,繼而建功立業。

現在,已經到了鹹陽,章邯隻要開口,吳駒必然會信守當初的承諾——將章邯引薦給子楚。

屆時以章邯對自己才乾的自信,當個將軍總不在話下。

但現在,他突然有些不想離開了。

他對吳駒和五百侍衛產生了認同感。

但同時,建功立業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章邯有些搖擺不定了。

……

其實加訓是遲早的事。

吳駒現在太渴望強大自身了。

雖然他這個醫家魁首目前可以說是與世無爭,但暗地裡想取他性命的人絕不在少數。

更何況,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培養一隻屬於自己的力量太有必要了。

這套特種兵的訓練計劃隻會是個開始。

接下來,吳駒要給這五百侍衛全方麵的提升。

又觀察了一通這幫侍衛,吳駒便將章邯留下,自己駕車回城內。

他答應了這幫子侍衛今晚最後一次狂歡的,自己這個頂頭上司在的話……估計不太能歡起來。

城門口。

吳駒出示了一下照身帖,成功進入了城內。

“奇怪,今天那個守城將士怎麼不在。”吳駒有些疑惑。

這幾天隻要是進出城,他總能遇到初次進城時檢查自己照身帖的守城將士,可今早出城的時候還在的,現在卻不見了,讓吳駒有些意外。

興許人家正好請假了吧。

吳駒聳了聳肩,冇有多想。

“駕。”

輕輕一甩韁繩,馬車慢慢悠悠的前行。

然而,就在這時。

一陣嘈雜聲傳了過來。

吳駒扭頭看了一眼,頓時皺起眉頭。

隻見一大幫子人正在圍成一圈,而被圍觀的……似乎是一家醫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