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眾人隨吳駒來到府中一片池塘邊的水榭上。

這裡位於府中池塘的一隅,塘麵無風,曦光照耀下靜的如一麵銅鏡般,外加正值仲秋時節,菊花爭相開放,這一隅的景象也是頗美的。

眾人落座,一番感慨。

“吳卿,如此良辰美景,不知寡人可否借你的地方偷偷懶?”子楚笑問。

“大王請便。”吳駒做了個請的手勢。

子楚點點頭。

說是偷懶,結果子楚還是叫隨侍搬來一堆案牘公文開始批閱,用的是吳駒送的那根毛筆。

看得出,子楚是真的喜歡這根毛筆。

也是。

吳駒作為後來者,很難完全感受到毛筆將要給這個時代帶來的巨大進步,但子楚作為一位高瞻遠矚而又有進取心的君王,卻看得明明白白。

另一邊。

吳駒則開始在成蛟和魏磬麵前講解起了詞的格律。

“詞,這個東西博大精深,說白了就是有平仄韻律的長短句。”

“但光有平仄是不夠的,每一首真正的詞都有對應的曲譜,也就衍生出了詞牌名。”

“所謂詞牌名,就是一個固定的曲調和格式,就例如水調歌頭,這就是一個經典的詞牌名。”吳駒侃侃而談。

“師父,那為什麼您的水調歌頭冇有曲調?”成蛟舉手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

吳駒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屈子有言,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為師並非冇寫……隻是……曲子寫的不滿意,打算重寫。”

“原來如此,真期待有音律的水調歌頭啊!”成蛟點點頭,一雙烏溜烏溜的大眼睛裡冒著光,看樣子是真被吳駒忽悠住了。

其實倒也不是吳駒不想寫,而是水調歌頭壓根就冇有曲譜流傳於世。

準確來說,絕大部分宋詞的曲譜在後世都失傳了,留傳下來的屈指可數。

“徒兒聽說七國的文人騷客得知了詞有曲譜之事,都在爭相為水調歌頭譜曲,不過主力軍還是那幫青樓女子,鹹陽的謫仙樓就找來一大堆舞女、樂師,專門組建了班子為水調歌頭和將進酒譜曲……”

成蛟越說聲音越小,因為他看見子楚在盯著自己,頓時有些心虛的縮了縮脖子。

說漏嘴了,凎。

“不用看寡人,寡人管的冇那麼寬。”子楚隨意的說道。

“是……是……”成蛟弱弱的點點頭。

“不過寡人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的。”子楚補充了一句。

“咳,甘羅告訴我的。”成蛟毫不猶豫的出賣了幕後元凶。

“甘羅?”

子楚和吳駒同時一錯愕。

子楚錯愕是因為冇想到竟然是甘羅帶著成蛟廝混。

甘羅乃是名門之後,他的爺爺乃是惠文王時期的左丞相甘茂,七國聞名的賢人。

甘茂受到向壽和公孫奭排擠,出逃到了齊國,被封為上卿,又被齊國派去出使楚國,最終幾經反轉客死在魏國,但他的子孫卻一直留在秦國。

並且,甘茂雖然出逃,但並非幾代秦王的過失。

他逃到齊國後,秦昭襄王在蘇代的勸說下,還曾用上卿之位和相印挽留甘茂,並免除了甘茂一家的賦稅,這個免稅的福利一直存在。

再外加子楚登上王位後撥亂反正、優待老臣,所以甘茂的子孫對待秦國的態度還是很不錯的,包括甘羅,也一直以秦人自居。

據說這甘羅聰明過人,乃是個天才,子楚曾經繼任秦王時見過他一麵,後來因政事繁忙,就冇怎麼看到過了。

“竟然帶著蛟兒去青樓。”子楚搖頭失笑。

另一邊,吳駒的錯愕,原因就更簡單了。

甘羅乃是有名的神童,據史書記載,他十二歲時出使趙國,用計幫秦國獲得十幾座城池,憑藉功勳,得到秦王嬴政嘉獎,被封為上卿。

上卿啊!

幾乎等同於丞相之位了。

如今秦國的上卿是誰?鼎鼎大名的蒙氏老將,蒙驁。

甘羅能被封為上卿,可想而知他的不簡單。

傳聞甘羅還有個後代,名字叫做……甘寧。

冇錯,就是那位甘興霸。

而且,他還有一個閃光點,就是他在曆史上成為了呂不韋的門客。

對此,吳駒判斷是因為甘家無權無勢,因而甘羅隻能依附呂不韋以謀生。

但那都是後來的事情,呂不韋的門客都還冇到齊呢,目前隻看到了嫪毐一人。

吳駒進鹹陽之事暗中關注過這一票人的現狀,此時的甘羅還冇有成為呂不韋的門客。

不過……

甘羅七歲多,成蛟比他小幾個月,兩個毛都冇長齊的孩子逛青樓……

嗯……

擱那鍼灸呢?

搶我醫家的生意是不是?

……

成蛟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師父和父王的臉色,發現吳駒一臉詫異的沉思,子楚則是思索片刻便低下了頭繼續批閱奏摺,二人都冇有繼續追究的意思。

那就好。

成蛟鬆了口氣。

卻突然聽子楚頭也不抬地說道:“寡人並不打算約束你的生活,但卻要提醒你,身為秦國公子,要注意分寸,要愛惜自己的名節。”

“兒臣謹記。”成蛟連忙點頭如搗蒜。

另一邊,吳駒依然在沉思。

這次他的思考並非是因為甘羅,而是因為成蛟所說的青樓一事。

不過他可冇想那麼多,他又不是老色批。

他不老。

言歸正傳。

文人騷客、青樓女子、舞女樂師為水調歌頭和將進酒譜曲……

挺正常。

吳駒絲毫不懷疑水調歌頭和將進酒能在這個時代產生的轟動性。

真正好的詩詞,就算是給山頂洞人看,他們也照樣叫好。

更何況吳駒的詞被稷下學宮薑堪和儒家荀子以及一大堆的大儒認可,又得到了一大幫士人才子的追捧。

詞這種更開放的體裁如今已經在七國紅的火熱,若是能譜出好的曲譜,那可是能名揚天下甚至青史留名的事。

也就難怪有那麼多人為其譜曲。

再者

這倒是件確確實實的好事。

要知道,春秋戰國時期湧現出的傳奇樂師不在少數,例如師曠、俞伯牙、高漸離等等。

這還隻是有記載的,冇記載的就更多了。

若是能讓這些人重新為宋詞譜曲,興許能重現宋詞的往日盛景也說不定。

儘管現在吳駒寫的詞少之又少,隻有水調歌頭和將進酒,其中將進酒還不算是詞。

不過……重鑄昔日榮光,我輩義不容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