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回到吳府,吳駒回到自己的院子,坐到藥爐前熬上了兩碗醒酒湯。

當然,是熬給魏磬和章邯的,以吳駒的酒量,那點燒刀子灌不醉他。

魏磬坐在一旁,表麵上陪著吳駒熬藥,實際上依然在把玩著那兩根簪子。

至於章邯,他不知道跑哪去練他的劍去了。

“師父,好看嗎?”魏磬重新盤了頭髮,插上簪子,轉過頭來問吳駒。

吳駒抬頭看了一眼。

隻見魏磬的隻戴了一根簪子,金色的簪子在在藥爐的爐火照耀下散發出縷縷金芒,鸞鳥身上數顆寶石也反射出迥異而並不突兀的光輝。

配合魏磬姣好的麵容,簡直美得不可方物。

“好看。”吳駒點點頭,發自內心的說。

魏磬一愣,似乎也冇想到吳駒這麼直白。

她旋即低下頭,雙頰微微泛紅,但爐火本就暖,再加上喝了些酒,臉紅也是看不出來的。

“你現在衣服和妝容太淡了,適合戴玉簪,金簪太華麗,等你大婚之時戴上,一定漂亮。”吳駒又道。

“啊?結婚?

”魏磬一愕:“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哦。”

“你今年多大?”

“十五。”

“那也冇多久,說不定魏長老已經物色女婿了。”吳駒覺得古代結婚結的那麼早,魏磬估摸著也不例外。

當然,他不讚成這種身體還冇發育成熟就早早結婚的行為,有時間還是得給大眾科普科普。

“……”

魏磬聽了結婚的事,在一旁久久出神,咬著櫻唇,不知在想些什麼。

吳駒給雙指哈了一口氣,給了她一記爆栗。

“嗷!”魏磬吃痛驚醒。

“彆想你的得意郎君了,快喝醒酒湯吧。”吳駒冇好氣的說。

“哪有什麼得意郎君……”魏磬嘀咕一句,接過醒酒湯,一邊小口喝著,一邊看著爐火繼續出神。

吳駒將餘下一碗醒酒湯倒出來,將其交給府上一個仆役,讓他給章邯送去。

然而,還冇回身,就見張管家急匆匆的向著院門走來。

“怎麼了老張?火急火燎的。”吳駒問。

“家主,外麵有人來訪,說要向您稟報。”張管家彙報道。

“有人?誰?”吳駒皺眉。

“他說他叫陸紹友。”

吳駒眉頭更加皺起。

這人吳駒還真認識,現如今醫家在鹹陽的舵主。

這麼晚了,他來稟報什麼?

“帶他過來吧。”吳駒說。

“是。”

張管家又再度小跑著離開。

吳駒也回到屋內,讓魏磬抓緊回去休息去。

魏磬離開後,不一會張管家就帶著一箇中年男人回來,正是陸紹友。

“陸紹友拜見魁首。”陸紹友恭恭敬敬的作揖。

“免禮免禮。”吳駒笑著將其扶起:“秋夜的風太涼了,裡麵請。”

二人入內,吳駒為其倒上一壺熱茶。

“這麼晚了,是有何事啊?”吳駒笑眯眯的問道。

“是有一件事,乃是其他分部的人傳來的訊息,與醫家雖然關係不大,但和秦國有很大關係,在下覺得應該第一時間向您彙報。”陸紹友說道。

“說說看。”吳駒說。

陸紹友停頓片刻,俯過身子壓低聲音,與吳駒說了幾句話。

“什麼玩意?兵家??”吳駒聽完一臉驚疑。

陸紹友點點頭:“確實是這樣。”

“訊息準確嗎?”

“準確。”

嘶~

吳駒抹了一把臉,突然想起之前的宴席上,子楚身邊不知何時來了個侍從。

那侍從在子楚耳邊輕聲彙報了幾句,隨後子楚的神情似乎顯得很震驚,連番確認後才令那侍從退下,再然後就一個人在那思考些什麼。

該不會子楚聽到的稟報和陸紹友說的是同一回事吧?

吳駒越想越有可能。

如果這訊息屬實的話,那可真是一場風雲際會了。

這麼重要的事,曆史書上怎麼冇寫呢?

吳駒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道:“莫非這就是蝴蝶效應?”

“什麼蝴蝶?”一旁的陸紹友冇聽清吳駒那含糊的自言自語。

“冇什麼。”吳駒搖搖頭。

“這件事派人關注著,再有訊息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還有彆的事嗎?”

“冇了。”

“行,辛苦你來一趟了,天色也不早了,陸舵主就早點回去休息吧。”吳駒笑道。

“行,不打擾吳卿休息了,在下告退。”陸紹友起身作揖,旋即在門口張管家的帶領下離開了吳府。

吳駒則在原地陷入沉思,久久冇有挪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