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木屋和關口隔的並不遠,而且夜色中隻有風吹樹葉,和馬匹不時響起的響鼻聲,

所以所有人都能聽到那兩聲清脆的聲音,

一時間,整個場麵都略微有些尷尬,

在外麵防備著趙昊這些人的楚軍們,一個個瞬間變得和善了起來,

畢竟自己的頭都捱了打,這結果已經不言而喻了

很快,剛剛進去報信的楚軍,就紅著臉,走了出來,隻是手上似乎還拿著什麼東西,

到了趙昊幾人的麵前,低聲說道,

“這位貴人實在抱歉,我家上官之前受傷了,所以行動不便,無法出來送你。”

“剛纔耽誤您的時間了,隻能送上一些小小的禮物,還希望您能夠原諒。”

說著就將手裡的東西拿了出來,

是一個小袋子,裡麵應該裝的是一些錢財。

隻是聽到這話,其他人的臉色也略微有些古怪,對方前麵的話當然是不能信的,

最起碼就剛剛那兩聲清脆的響聲,就不是一個受傷的人能打出來的,

不出來看來是怕自己被打,然後送錢財消災。

這時候趙昊卻還是冷著臉,說到,

“你們的上官倒是一個機靈的,你們好好學著。”

然後看了看,卻冇有拿那些錢財,而是說到,

“你們也配供奉錢財給我?我都嫌臟,去把你們的馬匹都拿過來。”

聽到這話,楚軍猶豫了一下,

這些馬匹是他們用來通訊的,數量並不多,如果對方人手一匹,

他們可就剩不下多少了,

但感受著臉上還火辣辣的巴掌印,楚軍咬了咬牙說道,

“貴人稍等,這就給您去取。”

說完招呼了一聲,很快就有人牽著馬匹過來-

拿到了馬匹,趙昊冷哼了一聲,才翻身上馬,帶著人大搖大擺的離開。

等趙昊離開了之後,木屋裡纔出來一個楚軍百夫長,腰微微彎著的看了看周圍問道,

“那幾個貴人走了嗎?”

剛剛捱了好幾個耳光的土人楚軍,小聲的回答,

“上官,那幾個貴人已經走了。”

“但他們冇有拿走錢財,隻是帶走了十幾匹馬。”

聽到這話,楚軍百夫長才直起了腰,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才說道,。

“冇拿錢?也是,他們可看不上這些,隻是我的馬…”

有些心痛的停頓了一下,楚軍百夫長,頓時對自己的屬下罵道,

“你們這幾個不長眼的,遇到了第一第二等級的貴人,居然也敢攔著!”

“還想要把老子給拖下水,老子看就是平常對你們太好了!”。

等楚軍百夫長罵完了之後,土人楚軍才苦著臉,小聲說道,

“上官,屬下剛開始也冇想攔著,隻是這幾位貴人穿的衣服…”

不等土人,楚軍說完,楚軍百夫長就有些暴躁的說道,

“你還想狡辯!貴人想穿什麼衣服就穿什麼衣服!有什麼好問的?”

“你還怕是敵人的奸細不成?”

“哪怕真有秦軍的殘餘,那誰敢往咱們的方向跑,還大搖大擺的從這裡過去。”

“遇到盤問還敢直接動手的?”

“你說可能嗎!?”

被楚軍百夫長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土人楚軍也神色黯然的低下了頭,

的確對方除了衣服有問題之外,

無論是長相還是態度,那都和他們第一二級的貴人是一模一樣,

就算有秦軍殘餘想從這裡逃跑,誰敢像他們這麼囂張?

於是說到,

“是屬下,冇考慮好。”

看到對方認錯,楚軍百夫長才點了點頭,帶著幾分不耐煩說道,

“行了,你們繼續好好看著,眼睛放亮一點!”

說完,就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木屋裡休息。

很快這一處關口就恢複了平靜。

而另一邊,通過了關口之後的趙昊幾人,一刻都冇有停歇,

按照周亞夫記憶中大概的方向,一路朝著楚國的邊城疾馳而去,

一直到天快亮了的時候,才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休息,

眾人喘著粗氣,癱倒在地上,相互看了看,隨後爆發出了一陣大笑聲,

“哈哈哈,趙日天平常看你斯斯文文的,冇想到耍起橫來,比我們都要強!”

“誰說不是,我看那個楚軍都被你幾個耳光給打懵了。”

“說實話,我剛剛都有些被嚇到了,我也冇有想到你居然還敢要馬!”

“這次還真多虧了你!”

聽著眾人的話,趙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他表現的囂張其實也是有淵源的,

隻要把他的胡亥叔叔平日裡的表現拿出來個十分之一,就足夠用了。

當然麵對其他讚揚的話,趙昊冇有沾沾自喜,而是說到,

“這都是周亞夫的主意,也是大家配合的好。”

老爹從小就教他,自己哪怕取得了一些成就,那也要看到其他人的功勞,

不要為了自己那一點沾沾自喜的心思,而涼了彆人的心。

果然,看到趙昊不獨占功勞,大家心裡更是越加的佩服了。

稍微的休息了一陣之後,趙昊很快,說到,

“我們準備一下,找一座城池,正式的進入大楚國,然後搞出一點動靜來。”

有了剛剛的這一次經驗,出入對他們來說將不是最大的問題,

隻要小心一些,再往楚國腹地後方走一段之後,也就冇人會在檢視他們了,

再找機會,弄好自己的身份,他們行事會方便很多,

之所以要弄出一些動靜來,第一是擾亂楚國的內部,第二則是給秦軍傳遞一些信號。

趙昊明白以自己的身份,如果突然失蹤了的話,必然會鬨出很大的亂子,

隻有弄出一些動靜,來傳達自己的資訊。

很快所有人便再次上馬,趙昊看了一眼大秦的方向,心中默道,

“爹您放心,孩兒會好好活下來的!”

然後不再猶豫,帶著所有人朝著楚國邊城而去!

近一個月之後,鹹陽此時早已經入冬,到處都是一片雪茫茫。

皇宮內,趙浪正有些漫不經心的處理著政務,

一旁的奴這時候笑著說道,

“主人,您這兩天也辛苦了,要不歇一歇吧。”

趙浪頓時直接放下了手中的文書,站了起來,說到,

“也好,對了,最近南邊有冇有訊息傳過來?”

奴很快回到,

“主人,如今是冬日,這訊息…。”

隻是他話還冇有說完,

一名侍從就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告道,

“陛下,南方十萬火急傳信!”

聽到這話,趙浪不由微微皺了一下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