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楚國邊境的楚軍關口,楚軍們正在查驗來往楚軍的身份,

其中一個土人楚軍,看了一眼旁邊的木屋,帶著幾分抱怨說道,

“怎麼咱們的人回去還要查驗什麼,那些傷兵兄弟們都給了咱們不少白眼。”

“咱們的上官倒好,在旁邊睡覺,什麼都不管…”

土人楚軍還想說什麼,就被旁邊的同伴給打住了,小聲說道,

“少說兩句,要是被聽到了又免不了一頓責罵。”

“你要不想乾,就去找兩個奴隸仆從軍過來。”

他們的上官,可是第三等級的人,對他們這些第四等級的人有著絕對的生殺大權,

當然他們也對那些奴隸仆從軍,有著絕對的權威。

大家一個壓一個,也不吃虧,

聽到這話,土人楚軍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回到,“算了,這要是碰到幾個和咱們等級差不多,甚至是更高等級的人,他們可不願意被奴隸詢問。”

他們這些雖然隻是第四等級的人,但好歹是有等級。

那些奴隸,在他們眼裡其實連人都算不上,

除了讓他們去送死,誰願意被他們碰觸呢?

同伴這時候回到,

“知道就好,反正要查驗也是上麵的命令,咱們眼睛放亮一點就是。”

其他人也點了點頭,他們被放在後麵,本來也就是不怎麼受重視的。

於是一邊漫不經心的查驗,一邊閒聊到,

“也不知道那些秦軍有什麼武器,今天咱們多了好多傷員。”

“我和你們說,你們可彆外傳,聽說那些秦軍,有神明的幫助,就連咱們的那些神獸,都死傷了不少!”

“真的嗎?那個秦國真的這麼強大?”

“那自然是真的,我可聽咱們那個讀過書的長官說過,秦國那可是遍地黃金,人人都極為富有,連空氣都是香甜的國家!”

“就連那些第二等級和第三等級的貴人們,不少人都想去秦國看一看。”

聽到這話,周圍的土人楚軍們,眼中都不由得浮現出嚮往的神情,

他們雖然不能夠理解,為什麼一個國家的空氣都可以是香甜的,那不會齁得慌嗎?

但一聽到連第二等級和第三等級的貴人們都想過去,

他們頓時就知道秦國是如何的美好了。

畢竟在他們看來第二和第三等級的人的生活已經是他們極為嚮往的了,

連他們都想去的地方,那肯定是非常非常美好的,

至於第一等級,他們連想一下的資格都冇有。

正當所有人都帶著幾分感慨,想象著自己去到秦國的樣子,突然夜色中響起了一陣聲音,

為首的楚軍連忙說道,

“都醒醒神,有人來了。”

大家這纔有些失落的回過神來,準備查驗,

很快一行人影出現在他們麵前,為首的楚軍頓時喊到,

“來人止步,例行查驗!”

但對方卻冇有絲毫停止的意思,還是直接往前走過來,雙方很快靠近,

為首的楚軍頓時皺起了眉頭,正要再次喊話,

卻看到了對方的樣子,

直接把自己的話給嚥了下去,因為對方的長相,和他們第二等級,不對,

甚至是第一等級的人差不多。

對方這時候直接走到了他們的麵前,冷冷的說道,

“滾開!”

為首的楚軍冇有絲毫猶豫,就直接讓開了道路,

開什麼玩笑,

他們隻是第四等級的人,對方不論是,第一還是第二,伸一根手指就能夠捏死他們。

其他的楚軍更是連頭都不敢抬,

至於對方的態度不好,那這可太正常了!

這一群人便直接朝著外麵走去,

為首的楚軍低著頭站在一旁,心裡暗自覺得自己倒黴,

不經意的看了一眼火光照耀下的這一群人,卻微微的愣了一下,

這些人穿的軍服,是楚軍的不錯,但怎麼全是第四等級最簡陋的衣服,

他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絲遲疑,,不由自主的喊道,

“等一下!”

瞬間,所有人都朝他看過來,

那一隊穿著楚軍衣服的人也停了下來,

為首的楚軍這時候也騎虎難下,硬著頭皮走到了最前麵那楚軍的麵前,

帶著幾分小心說道,

“貴人,您怎麼穿著這一身衣服?”

其他的楚軍,也回過神來,

冇錯,對方的這衣服不對呀,

而聽到問話,這一行穿著楚軍衣服的人,似乎微微有些緊張起來,

不少人,但是直接暗自摸向了自己的武器,

此時,隊伍中周亞夫心中一片冰涼,

這個主意是他出的,所有的事情也都考慮到了,

萬萬冇有想到,卻在衣服上出了紕漏,

他們卻是忘了,如今的楚國等級森嚴,衣服也是有區彆的,

他們撿到的楚軍衣服當然是那些去送死的,等級最低的。

之前在路上冇人注意,但現在卻出了問題。

現在看來隻能是搏一搏了,好在現在還是黑夜,隻要他們闖過這裡,

然後四處分散,

怎麼也能逃出去幾個人。

此時其他人也似乎想到了這一層,都不由的看一下為首的趙昊,

隻等對方一聲令下,

他們就直接殺出去,

隨後他們就看到,趙昊直接伸手給了為首的楚軍,兩個耳光,

啪啪!

耳光的聲音很清脆,在夜色中也很響亮,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愣住了。

但這還冇完,很快他們就聽到趙昊直接罵到,

“你是什麼東西?敢來過問我的事情?”

為首的楚軍這時候被直接打懵了,好不容易回過神,才訥訥的說道,

“貴人,屬下隻是例行…”

啪啪!

夜空中又響起了兩聲脆響,雖然捱打的隻有一個人,但所有人都覺得臉上一陣生疼,

趙昊冷冷的說道,

“誰給你的膽子敢看著我說話!”

“去把你們的長官給叫過來!”

又捱了兩巴掌的楚軍,卻冇有放棄,咬了咬牙說道,

“請貴人稍等。”

隨後就朝著旁邊他們長官休息的木屋,小跑過去,

隊伍中間的秦軍少年們,這時候看一下趙昊的眼神都變了,

之前他們的確是聽過對方說要囂張一點,

但現在這是囂張嗎?

這他媽簡直就是囂張至極啊!

還讓對方去喊長官,這要是玩兒脫了怎麼辦?

正當他們緊張的時候,突然木屋裡麵也傳來了兩聲脆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