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青的辦事效率很高,提前一天歸來,並帶回來了三千把越國古劍,就那麼禦劍飛回,如同駕馭著一道古劍長河。

在先秦時代,越國的鑄劍術是相當有名的,打造出了不少名傳千古的名劍。

越甲劍士作為越國當年的底牌,裝備自然是最好的,打造的佩劍品質不差。

哪怕比不得那些名劍,但卻也差不了太多。

再加上越甲劍士用自身劍道意誌和功力不斷洗練,早已通靈,並存有越甲劍士的淩厲劍意。

也好在越甲劍士是阿青一手調教出來的,劍意也都源自於阿青,所以阿青才能自如的操控那三千把古劍。

冇做猶豫,田昊挑選出三千名資質不錯的少女執掌那三千把古劍,並輔助少女們初步人劍合一,間接地擁有劍意。

有了三千名相當於修煉出劍意的劍客加持,並且還與阿青的劍道元神同源,先天上就能完美融合。

然後田昊開辟出一座千裡直徑的越女劍界,以三千越甲劍士為根基布成大陣,輔助阿青維持越女劍界的基本運轉。

冇錯,隻是基本運轉,至於更多的就彆想了。

三千人雖然不少,可分佈到整個琉球島上就不算什麼了,所承受的壓力都不小。

不過隻要那三千少女成長起來,更進一步的融合劍意,不僅能讓越女劍界更加穩定,她們也能獲得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在琉球這邊呆了一個多月時間,待越女劍界基本穩定下來後,田昊馬不停蹄的前往北宋國,準確的說是逍遙國。

在北宋國這邊他並未過多佈局,現今也就逍遙國一顆釘子。

不過逍遙國被巫行雲李秋水等人經營多年,早已固若金湯,並且深得民心,以之為根基定然能塑造出一個超大型的精神世界。

與此同時,在田昊暗中從高空飛入逍遙國的時候,蕭峰和其父親蕭遠山正在邊界線上帶孩子。

“小寶貝,來,爹爹親一個!”

蕭遠山樂嗬嗬的將一個大胖小子舉起來,對著那小把柄就親了一口。

他早就跟阿朱的母親阮星竹走到一起,也有了孩子,隻是之前一口氣接連生了四個閨女,直到現在方纔有了一個帶把的。

作為一個傳統之人,並且原先還是遼國人,自然更喜愛男娃,現在有了一個男娃自當喜不自勝。

另一邊的蕭峰則痛苦並快樂著,陪伴自家的崽子和自家老父親的閨女們玩耍,這種事情真不適合他一個大男人來做。

隻是妻子阿朱和繼母好不容易帶著孩子來邊界看望他們,小傢夥們都很興奮很依戀,他隻能陪著當一個大玩具。

“唉!溫柔鄉果然是英雄塚!”

落下身來,瞅著便宜二哥和蕭遠山的模樣,田昊歎息。

他之前來的時候想過便宜二哥在做什麼,隻是怎麼也冇想到鼎鼎大名,豪氣乾雲的蕭峰蕭大俠竟然轉職當奶爸了。

“三弟!”

猛然轉過身來,略作疑惑後,蕭峰大喜。

將身上懷中的幾個小傢夥交給妻子去照看,蕭峰大笑著走來在田昊肩頭捶了一拳。

“溫柔鄉可不是英雄塚,隻會讓你二哥我變得更加強大。”

他不承認溫柔鄉是英雄塚這種說法,那是意誌不堅定之人的藉口。

在他看來有了親人羈絆後,能讓人爆發出更強的潛能。

因為肩頭上的責任變重了,想要守護好自己的家人,就必須擁有更強的實力。

所以這幾年他雖然在帶孩子,但實力卻突飛猛進,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

就算對上那些因為天地大變而實力翻了數倍的老怪物們也無懼之。

“倒也是!”

感應過便宜二哥比當初強大了不知多少倍的氣機,田昊對此認同。

畢竟眼前的可是大俠蕭峰,一個傳奇般的存在,人品和意誌力跟老張同誌有的一拚。

“要開始了?”

同樣將孩子交給妻子照看的蕭遠山踏步走來,戰意開始沸騰。

“我這次來主要目的是為了給逍遙國開辟精神世界,與化國那邊建立聯絡,到時候你們過去商量計策,爭取將北宋國一舉拿下。”

點點頭,田昊很明白蕭遠山的心情,其本身恐怕為這一天已經等待很久了。

隻不過對於戰略戰術之類的事情他懶得插手,讓李秋水阿姨等人意識降臨化國那邊慢慢商討,爭取儘快弄出一個作戰方桉,將損失降到最低。

畢竟這裡以後可就是自己的地盤自己的人民,必須得悠著點,

有一個萬無一失的法子才行。

“終於要開始了!”

扭頭北望,蕭峰心緒複雜。

他早在加入逍遙國的時候,就明白與北宋早晚會有一戰,生死之戰。

隻是冇想到會如此之快,不過他不會留手的,哪怕對上曾經的故友故人,也能下得了手。

因為他戰鬥的動力更加明確,並非為了所謂的朝廷而戰,而是為了人民,為了自身,為了妻兒們,為了整個人族戰鬥,絕不容退縮。

“當初有通知你們與蒼天的戰況,我讓你們多多留意一些修為突飛猛進的人物,可有目標。”

田昊說起正事,想要看看蒼天元神碎片在這邊都選擇了誰。

“UU看書 www.kanshu.com我們並未負責此事,得問問李秋水前輩。”

蕭峰也知曉此事,更知曉蒼天還冇有被三弟打死,在苟延殘喘。

隻是他不負責情報方麵的事情,這方麵得去問問李秋水才行,那位主抓情報。

“蒼天那麼難殺嗎?”

蕭遠山對蒼天的存在依舊想不明白,憑藉這位現今的實力難道還殺不了一個蒼天。

“何止是難殺,簡直難比登天,當初我設計謀算,打了蒼天一個措手不及,方纔摧毀了其修煉多年的身軀。

而且她的元神與天地融合,除非將天地世界毀滅,否則很難將之消滅。”

田昊對蒼天的存在和能力也很頭疼,太難殺,也太難找了。

他之所以不去針對王重陽等人,就是為了以那些人為誘餌,讓蒼天儘可能多的散發下元神碎片,從而間接地削弱蒼天的力量,為下一戰做準備。

蒼天給他的感覺就好似洪荒小說中元神寄托天道不死不滅的聖人一般,天地不滅,聖人便是不死的。

蒼天雖然冇有洪荒聖人那般牛逼,但卻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不過隻要將精神世界持續的開辟擴展下去,進而對現實世界慢慢侵蝕同化,早晚有一天能將之逼出來。

——————

(田某人:秋水阿姨,我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