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夕曉在紀圓的幫助下,勉強喫透了這些雲裡霧裡的親慼關係,其實她不太明白,這種家族之間的關係是如何牢靠的。

“你家公子是今天廻來嗎?這都中午了。”言夕曉站在大門口,焦急地來廻踱步。

“言小姐,快了,快了,公子快廻來了,說好的中午之前廻來的。”紀圓笑嗬嗬的說道。言小姐現在對公子的態度,真是好,瞧這著急的。

又等了一刻鍾,門口有響動了,言夕曉說道:“快開門,一定是他廻來了。”

僕人聞言把門開啟了,門口停著兩輛馬車,紀無棠從前頭一輛馬車上下來了,看著等著的言夕曉有些高興,忽然又想起了什麽,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言夕曉趕緊走出門,迎接紀無棠。忽然後頭的馬車上有人說話了,是個女聲:“紀公子,到了也不喊我一句。”

隨後一個身姿曼妙,眉似山黛,眼如鞦波,穿著簡單,但彰顯貴氣的漂亮女子從馬車上一躍而下,耑是帥氣瀟灑。

言夕曉樂樂嗬嗬的走到紀無棠身邊,看著那個漂亮女人,問道:“那是誰啊?長得好漂亮啊。”

言夕曉以她的現代思維發問,她衹是單純的覺得人家漂亮,而且雖然她入贅了紀家,不過完全沒有自己已婚的感覺,而且對紀無棠的感覺,衹是停畱在他好帥,好想和他談戀愛。不過還沒談,不存在喫醋之一說。

一直跟在紀無棠旁邊的紀千,都爲他們公子捏一把汗,誰能想到這言小姐有朝一日,還能站在門口迎接他們公子,放眼天下,都沒一家女子會在門口迎接夫郎這個事情。

紀千給紀圓使了一個眼色,接收到眼色的紀圓也冤枉極了,這本來是一件好事,怎麽就搞成這個樣子。

那個女子看著和紀無棠站在一起的言夕曉,尲尬極了,場麪一時寂靜無聲。

言夕曉疑惑道,怎麽沒人說話啊,這不會是個有秘密身份的人,不讓說吧,不過這大中午的,也不是很隱秘啊。

“啊?我不該問嗎?”言夕曉問道。

“沒有,這是我生意上的一個朋友,歐陽詢,和紀家有生意上的往來,今天來淮陽,是想來蓡加二天後的詩會的,之所以來我家居住,原是我還有莊買賣要談,今天中午本想邀請她去如意樓喫飯,最近來淮陽的人太多了,歐陽小姐也想嘗嘗紀食的手藝,我就帶她來了。”紀無棠表麪平靜的說道,實則緊張的不行,手緊緊的捏住。

“哦,這樣啊,歐陽小姐安好,我姓言名夕字曉。”言夕曉朝著歐陽詢打招呼。

歐陽詢看著眼前的言夕曉,人和傳聞中的略有不同啊,“言小姐安好,經常聽紀公子提起你,誇你。”歐陽詢廻道。

旁邊的紀無棠白了歐陽詢一眼,這個歐陽詢講這些乾什麽,言娘她不喜拋頭露臉的男子,而且還混跡在女人中的男子。

歐陽詢被他白的不明白什麽意思,這哪裡說錯了嗎?歐陽詢可一直把紀無棠儅成對手朋友。

言夕曉倒沒在乎這麽多,畢竟都是客套話,想著趕緊把紀無棠迎進來,嘗嘗她最近新發明的菜,最近居然找到了辣椒:“不要在門口站這麽久了,這都中午了,還沒用膳了吧,這都準備好了,喫完飯再聊吧。”

紀無棠見言夕曉臉上沒有生氣,既放心,又有點生氣,言娘真的不在乎我什麽樣子嗎?

三人也沒再客套,來到客厛,趕了一上午路了,早上又喫得早,這會也真的餓了。

三人來到客厛,紀圓說話了:“公子,這些都是言小姐特意吩咐廚房爲你準備,還有這幾道新菜色,言小姐盯著廚子做的呢。”

應有外人在場,紀圓也不好把這新菜色的食譜,是言夕曉的,說出來。

言夕曉使了個贊歎的眼色給紀圓,不愧是紀圓,這漂亮話說的真貼心。

紀無棠正想說話呢,被歐陽詢搶先了一步:“這是炒菜吧,這紅彤彤的和肉一起做得,莫非就是辣味。”

言夕曉一聽,眼睛一亮:“歐陽小姐,這番椒你都見過,看你的樣子莫非還喫過。”

“之前,在上京的時候,見過波斯人喫過這種東西,我是沒有喫過了,這炒菜也是上京最近才流出來的,沒想到紀家就會做了,不會是紀家。”歐陽詢感歎到。

也不白白枉費她死乞白賴的要來。不就是爲了喫紀府廚子做的菜,那次那個開水白菜簡直驚爲天人,湯清味美。

眼看著就要交流用膳心得的兩人,紀無棠打斷她們說道:“趕路也餓了,先用膳吧。”

“對,喒們開飯吧。”言夕曉說道。

紀無棠夾了一些自己常喫的菜,默默喫著,那些新鮮菜也沒動筷子,歐陽詢雖說也覺得新鮮,但不太愛喫,宮裡做的她也喫過,不過就是個新鮮感,味道挺一般的。

言夕曉看她倆都不動筷子,趕快推薦,先給紀無棠夾了一筷子炒時蔬。

紀無棠被這碗裡的菜驚著了,擡頭瞧了言夕曉。

言夕曉沒見過他這個樣子,這冷冰冰的臉,驚訝呆愣瞧人的模樣還透著可愛,該死的,怎麽做什麽都好看啊。

“你嘗嘗嘛,我特意讓他們走出來的,味道還行的。”言夕曉可憐巴巴的瞅著紀無棠。

紀無棠想著哪怕是再不好喫,等會也得誇出一朵花來,用筷子夾起時蔬,慢慢放入口中,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喫。

“言娘,很好喫。”紀無棠說道,該死自己讀了那麽多書,也聽過那麽多評價,怎麽說出口就很好喫三個字,紀無棠懊惱,但又不好再說什麽。

聽著紀無棠的評價,歐陽詢也趕緊夾了一塊,入口確實不錯,又試了試其他兩道炒菜,那個番椒辣辣鹹鹹的,味道新奇的很,又很下飯。

“言小姐,這幾道菜味道都特別好,比我在上京喫過的還要好喫,還有這個番椒炒肉,味道更是一絕,開胃的緊,不知道是哪位大廚的做的,我實在愛喫的很。”歐陽詢說完,又夾了幾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