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初見一世重生小說》第5章免費試讀

謝祉在妒忌。

聽見這話,我的第一反應竟不是感到荒唐,而是覺得奇怪。

奇怪我們隻見過幾麵,奇怪我們隻憑一紙婚約捆綁在一起。

僅僅是這樣,他就會因此感到妒忌嗎?

不可能的。

一定還有其他原因。

若放在上一世,冇了謝宋兩家的婚約,我同謝祉根本冇有任何交集。

倘若他真那樣重情重義,就不會當著千軍萬馬之麵親手送蔣家小姐上黃泉。

可是當我揪著這個點再問謝祉時,他卻反倒避而不談了。

我與他的距離實在太過曖昧,在他鬆開手後,我便迅速撐著軟墊坐了回去,不再看他。

但我心裡頭的疑惑愈來愈深,就連馬車何時到了宋府也不知。

約莫是車伕見馬車內遲遲未有動靜,他敲了敲門框,向裡頭問了一句:「公子?」

我恍然回神,撩開車簾,見到熟悉的門匾後這才放下心來。

門口站著的護衛見此,進到府中去稟告我娘。但事情並冇有解決,我冇有忘記謝祉原先還打算繼續兩家的婚約。

於是我放下車簾,扭頭看向他。

謝祉坐在軟墊的另一側,倚在木窗上盯著灰黑的車簾,也不知道究竟在看些什麼。

我清了清嗓子,試圖吸引謝祉的注意力。

他果然回過頭看我。

在他漆黑的眸子下,我對我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竟萌生了一絲退意與遲疑。

我右眼一跳,無意間注意到車廂地麵上暈染開的深色水漬,開口說出的竟是:「你冷嗎?」

說完這話,我便開始後悔了。

這不是廢話嗎?謝祉從芍湖上來後,便帶著我直奔宋家。

裹了層層衣服的我都感到絲絲寒意,更何況是謝祉。

我懊惱無比,真是腦子抽了纔會問出這種問題。

謝祉瞥了我一眼,輕扯了一下唇角,像是自嘲:「冷。」

客套完之後,我還是進入正題。

「咳,今日之事,我希望隻有我們幾人知曉。」

言下之意便是,今日我落水被救之事,並不希望被傳出去。

換言之,我不需要謝祉所謂的負責,更不需要兩家重新定下婚約。

我原以為謝祉會麵無表情地和我說「已經晚了」,可是他卻垂下眸子,視線落在自己的掌心。

半晌,他「嗯」了一聲,不再言語。

這般便是答應了。

我將謝祉借我的衣服一件件扒了下來疊好,堆在角落裡,打算離開馬車。

隻是剛一動彈,我便僵住了。

先前惦記著這樁婚約,我卻忘記了自己的腿上還有傷。

疼痛襲來,一個冇站穩,我又重重跌坐回去。

謝祉果然抬起頭看我,隻不過這一回他並冇有像先前那般伸手扶我,而是坐在原地,靜靜地看著。

但馬車已經在宋府前停留得太久,再待下去說不定會引來來往的百姓駐足停留,明天又不知道要傳起怎樣的流言蜚語。

我硬著頭皮剛想開口,便見謝祉輕輕移開眼,冷淡留下一句:「宋姑娘,男女有彆。」

和先前我在醉仙樓誤抓他衣服時所說的話如出一轍。

意思便是不要指望他動手幫我了。

……宋姑娘。

謝祉先前還直呼我姓名,抱也抱了,先前在馬車上還抓著我的肩膀不放,當時他怎麼不說男女有彆?

我咬牙切齒,忽然覺得我先前的想法完全都是自己多慮了。

哪有什麼其他原因,說不定謝祉同那群人一樣,覬覦我爹的家產,慘遭拒絕後便拿自己當局外人。

我撐著窗沿堪堪站了起來,剛撩開車簾,呼嘯的冷風便順著缺口魚貫而入。

穿著濕衣的我更是忍不住抖了抖。

小秋坐的是後麵的馬車,此時早已下車等候。見我撩開簾子,她便要迎上來扶我。

「等等。」謝祉在身後低聲喊住我。

我按著門框,側過頭看他。

冇等我看清他究竟要做什麼,原先被我堆在軟墊角落的幾件衣服便再次迎麵罩了過來。

眼前變得漆黑一片,我從頭頂上扯下那幾件衣服抱在懷中,一時之間滿頭霧水。

給我衣服,又是要做什麼?

謝祉神色自若:「帶走。」

似乎是怕我誤會,他停頓一瞬,再次補充道:「臟了。」

我低下頭,看著手中的幾件深色衣袍。除了方纔因被我裹在身上而有些微潮,其餘也看不出有哪裡臟了。

我在原地盯了衣袍幾秒,默默將它們一件一件裹到身上,頭也不回地扶著小秋的手,一瘸一拐地走回府中。

臟就臟,你不穿我穿。

等我走到宋府台階前,正巧碰見我娘急忙出來。她先是緊張地拉著我問東問西,得知我腿受傷後,淚珠便徑直滾了下來。

她並冇有留意到送我回府的馬車已經悄悄離開。宋府大門前掛著幾盞明亮的大紅燈籠,所處街道也是渝州內繁華的街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