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出現的一個人影,讓黑衣人有些緊張,強大的力量如同潮水一樣朝著衡十而去。

實力還冇有完全恢複,豈會是黑衣人的對手,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力量。

身軀不斷後退,麵色蒼白,體內的氣血被這股強大的力量牽引著,不聽使喚開始隨意遊走。

“天境”

半跪在地的衡十,捂著胸口,踹著粗氣。

就在這時,他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機,如同冰窖一樣讓人刺骨,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心臟不斷加速。

“我是華英侯的人”

看著黑衣人蓄力,準備出手,連忙說道。

果然,黑衣人停頓一下,隨後看向華英侯。

“大人,這個小人跟雲玄狼狽為奸,栽贓陷害本侯,罪該萬死,大人,殺了他,以絕後患”

看著求饒的衡十,華英侯眼角閃過一絲的快意,但更多的還是咒怨。

為了活下去,跟雲玄勾結,出賣自己;現在又為了活下去,還敢跟自己套近乎。

令人不齒。

“前輩,我是俠客山莊的護法,您您不能殺我”

聽到華英侯說的,衡十心中一沉,隨後自報家門。

聽到俠客山莊四個字,黑衣人明顯有些驚愕,猶豫一會,便收回氣勢。

江湖人,能有幾人不知俠客山莊,那可是一個龐然大物,不宜得罪。

感受到那股強烈殺意消失,衡十鬆了一口氣。

好在對方看在俠客山莊的份上,不跟自己計較,不然這一次在劫難逃。

天境強者,恐怖如斯。

看到黑衣人放過衡十,這讓華英侯心中有些不悅,但也不敢多說什麼。

那一巴掌打得他有些懷疑人生,眼神如同毒蛇一樣看著三人。

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那麼此刻他們已經千瘡百孔,千刀萬剮了。

“俠客山莊這個名頭還能護你幾次”見已經定局,華英侯心中冷哼。

“走吧”

這時,黑衣人開口,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再不離開,恐怕會出現什麼變故。

“前輩,您能帶我一起出去嗎?這個恩情,在下莫不敢忘”

眼下衡十受傷,實力有限,想要靠著一個人離開危機四伏的城防營,有點困難。

“可以”

沙啞的聲音傳來。

聞言,大喜。

對付既然趕來劫獄,肯定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華英侯,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對,等出去之後一定給您賠罪。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次”

來到華英侯身邊,衡十抱拳卑微說道。

黑衣人是救華英侯而來,能夠派人來城防營挾持雲玄,來救他,背後之人勢力很強。

在冇有離開國都,平安來到俠客山莊,隻能選擇討好華英侯。

“哼”

看著卑躬屈膝,一副小人嘴臉的衡十,華英侯不屑,眼神寒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寒光出現,寂靜的四周出現滴答滴答的聲音。

衡十感受到一股劇烈的疼痛,下意識低頭,在月光的照耀下,一把劍貫穿身體。

在微弱的燭光下,這把鋒利的劍還閃爍著幽冷的寒芒。

“你,你……”

隨著黑衣人握劍的手一震,隨後抽出,衡十無力的倒下去,眼睛瞪得大大,死不瞑目。

到死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死。

這一切難道不是按照計劃在行事嗎?

“啊”

看到這一幕,雲玄跟華英侯嚇了一跳,心有畏懼看著黑衣人。

“他可是俠客山莊的人,你居然殺了他”

雲玄開口說道,這個突兀的事情讓他有些害怕。

心中暗罵,表麵上笑嘻嘻。

(本章未完,請翻頁)

“話太多了”

黑衣人平靜說道。

“走”

“我給你說,那個怡紅院的小崔,滋味不錯,尤其是哪個毒龍鑽,令人飄飄欲仙”

“小花也不錯,那腰,那腿,夠勁”

“哈哈,等換班的時候,抽個時間我們去走一走”

“好啊,剛好我這兩樣弄了點銀子”

如水的銀輝傾灑大地,朦朦朧朧,兩個士兵藉助四周的火光以及月光在大殿四周巡邏著。

“我去方便一下”

四處張望著,士兵來到一個無人的地方,接下腰帶,準備放水的時候。

突然一個陰影讓士兵有些好奇,貓著身體近距離一看,大驚失色。

居然是一個人。

“快來人,有刺客”

士兵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人趁著夜色闖了進來。

很快,在士兵的叫聲中,更多的士兵包圍了過來。

“怎麼回事”

一個將官說道,他是夜裡值守的最高指揮,名叫玉剛。

“大人,小的也不知道,就是巡邏的時候發現有個東西在那,過去一看,就發現一個士兵躺在那裡”

士兵將情況如實說道。

“你們三人成組,將城防營內部所有地方都仔細檢視一遍,有什麼問題原地大喊幾聲”

眼神閃爍,玉剛不知道那個刺客想要乾什麼,此刻還在不在這裡。

“是”

“咦,這門怎麼打開了”

“頭,或許跑裡麵吃肉喝酒去了”

“有道理,我們走快點,彆讓劉牢頭吃獨食”

“劉牢頭,我們來換班了,有冇有準備好吃好喝的”

這時,一道聲音傳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人。

聽到聲音,黑衣人身軀一震,趕緊躲了起來。

“頭,您看”

一個獄卒率先進來,發現看守的獄卒全部倒在地上,也冇有看見士兵的身影。

“這是怎麼回事”

牢頭進來一看,眉宇緊縮,看著劉牢頭腰間的鑰匙,也不像是有人來劫獄。

“頭,隻是暈過去了”

獄卒探著幾人的人中,發現還有呼吸。

“大人,會不是是中毒了”

其中一個獄卒猜測到。

“不像,要是中毒的話,肯定會麵露痛苦,可是他們一臉平靜,更像是被人打暈的。

而且這裡也冇有士兵,我們來的路上也冇有看見,奇怪”

“頭,要不我們報告上麵吧,讓他們去處理”

“也好,你去將這個的情況跟上麵說一下,你們把這裡收拾一下,千萬不要被人發現”

“頭,你放心吧,這種事情我們都乾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絕對不會出現意外”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突然出現。

“來人,有刺……”

“有刺客,快來人……”

眨眼間,獄卒已經倒下了,然而獄卒的叫聲還是被人聽見了。

“大人,牢獄那邊好像傳來聲音”

“走,去牢獄”

玉剛想了一會,便待人前去牢獄。

那裡可是關押著很多犯人,要是出了問題,自己可是擔待不起。

“快走”

黑衣人說道。

然而這時,雲玄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趁著黑衣人對那些獄卒出手的時候,趕緊跑路,也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

華英侯原本想追,但想了一會,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

獄卒的聲音已經驚動了城防營的士兵,要是這次失敗,下一次估計就更難了。

“他呢”

看著隻有華英侯出現,黑衣人問道。

“跑了”

“不管他了,我們先離

(本章未完,請翻頁)

開這裡再說”

兩人小心翼翼行走著。

與此同時,玉剛帶著士兵趕來,已經離開牢獄的黑衣人跟華英侯,因為四周冇有遮掩物,就這樣跟玉剛碰上。

“你是誰,竟敢擅闖城防營劫獄”

看著黑衣人身邊的華英侯,玉剛大聲厲喝著。

黑衣人麵色凝重,手中握劍的手不由的加重,麵對這麼多的士兵。

他一個人離開還有有幾分信心的,可是帶著不會武功的華英侯,那就有一點難度了。

“給本王抓住他們”

就在這時,雲玄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向著玉剛說道。

“王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挾持王爺,來人,給我抓住他們”

玉剛聽到雲玄的聲音,大怒,手一揮,身後的士兵便朝著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持劍而上,刀光劍影見,連黑衣人的衣袖都碰不到,士兵的身體就倒下來了。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第一波出擊的士兵已經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看到黑衣人實力之強,玉剛麵色凝重:“讓弓箭手使用鉑石箭”。

破罡弩號稱天境之下無活口,可以輕易穿破地境高手用內力形成的護體罡氣。

而鉑石箭那就是低配版的破罡弩,對於地境中品之下都有壓製作用,隻不過穿透力冇有那麼強,但要比一般的箭矢強上太多。

身為城防營,當然有破罡弩,隻不過安裝起來需要很長的時間。

無數箭矢從天而降,黑衣人眼神一眯,手中利劍橫空而起,格擋著箭矢。

“射殺華英侯”

天境高手的厲害雲玄可是親眼看見過,冇有破罡弩,是很難傷害到他們的。

箭矢再多,那也冇有任何的用。

聽到雲玄這話,華英侯氣急敗壞,破口大罵,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可四處打量,也冇有發現什麼可以隱藏的地方,麵色慌張。

“朝華英侯放箭”

無數箭矢朝著華英侯而來,嚇得他大腿顫抖,瞳孔中充滿了恐懼。

黑衣人麵色一沉,身影瞬間消失,眨眼間便來到他這邊。

用內力形成一堵看不見的牆,將這些箭矢統統阻攔著。

看到這一幕,華英侯鬆了一口氣。

“停止放箭,繼續上”

數十個士兵手持利刃,朝著黑衣人而來。

在黑衣人眼中,這些人弱小的跟螻蟻一樣,隻不過為了護住華英侯。

他也不敢離開太遠,不過就憑這些士兵,還不能對黑衣人照成傷害。

不一會,這些士兵全部倒在地上。

“放箭”

“讓士兵衝上去”

“放箭”

“讓士兵衝上去”

……

“放箭”

就這樣,雲玄讓這些士兵不斷消耗著黑衣人的內力,對於武者來說。

內力耗儘的時候,就是他最弱小的時候。

麵前有著數百位士兵,雲玄有信心能夠耗儘黑衣人的內力。

“該死的”

華英侯勃然大怒,眼神迸發出強烈的怒火,帶著仇恨,恨不得現在將雲玄狠狠折磨死。

“大人,現在怎麼辦”

彆看地上倒下去這麼多的士兵,可是前麵還有著更多的士兵。

華英侯聽夠聽見黑衣人輕微的喘息聲音,打了這麼久,體力快速的在消耗。

黑衣人不語,眼神冷漠,看著前麵這些士兵,這麼下去不是辦法。

等到內力耗儘的時候,那可就麻煩了。

“破罡弩安裝好了嗎”?

此話一出,四目一震,有些慌張。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