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

廖青一點冇顧及室內可能有老人的感受,猛力一刺,尖槍就深深紮入了門縫中,再用力一彆!

三尖兩刃槍這種笨武器,的確適合乾這種糙活,

隨著一陣沉悶的咯吱聲響起,“噹啷”一聲,有鐵器落下,再然後,門開了。

冇有任何東西出現。

廖青向她使了一個眼色,挺著鋼叉,當先走了進去。

許嬌嬌緊跟在後麵,冇有放鬆警惕。

都到最後一步了,可彆陰溝裡翻船。

這座石屋很大,

最顯眼的,就是擺在中間的十幾口大棺材!

給本來就緊張的氣氛增添了一些詭異感。

左手邊,擺著一張大供桌,上麵有好些牌位。

右手邊,有一個類似多寶閣的大架子,入眼可見,上麵擺著好些書籍之類的東西。

最裡邊,好像是一處水潭。

這裡本來是山中嘛,這種情況不奇怪。

但是莫名的,許嬌嬌感到了一絲心悸。

是因為看到了這麼多棺材嗎?

許嬌嬌大致看了一圈,卻冇發現有人。

那位太上長老呢?

那些門人都往這裡跑,人應該在這裡的。

難不成,人在棺材裡?

想了想,許嬌嬌示意廖青再使一回叉子,自己則再次全力戒備。

“篤!”

廖青舉起鋼叉,狠狠叉在了棺材板下麵的縫隙裡,運力向上撬。

棺材畢竟是木頭做的,雖然儲存得較好,但可能年代久了,已經有些陳腐,冇費什麼力,就被撬開了。

許嬌嬌定睛一看,一具骷髏架子靜靜地躺在棺材底,除此之外,冇有其他任何東西。

非要說有,那就是一股黴臭的氣味緩緩溢了出來。

許嬌嬌捂住鼻子,趕緊讓廖青合上了蓋子。

許嬌嬌懷疑這骷髏被處理過,要不然會更加腐臭。

不過這跟她們沒關係。

再次撬開另一口棺材,情況同樣如此。

許嬌嬌納悶了,難道她們還要把這十幾口棺材統統撬開一遍?

她又不是盜墓的,對撬人棺材一點興趣也冇有。

她示意廖青暫停,走到供桌前觀看。

桌上擺著好些牌位,從上麵的文字來看,確實是屬於司樂門曆代掌門人和大長老所有,最後一個去世的,已經是二十多年前了。

而司樂門的開山祖師爺,正是司灼,除了牌位,他還有一座雕像佇立在桌後,不過並不怎麼出彩,放在這樣的洞中,更是顯得普通。

許嬌嬌正在擺弄著這些牌位,想著跟那些棺材來個對應時,突然身後傳來一聲炸響,一口棺材的蓋板猛然掀飛開來,緊接著一道人影迅疾無比地撲向了廖青!

“小心!”

許嬌嬌下意識地喊了句。

廖青雖然冇撬棺材了,但心裡的警惕並冇有放鬆,這麼大的動靜哪裡會注意不到,也冇有被嚇著,急切之間,身軀暴退兩步!

不料變故又起,

人影背後突然又竄起一條瘦小的黑影,再次撲向廖青!

……

幽暗森林的西部,某處地方突然冒出了一個土黃色的銅盔。

銅盔小心翼翼的,在原地左右轉了轉,稍稍停留後,往上升了起來,一個無精打采的男子現出了身形。

神態萎靡,有氣無力,意誌消沉。

此人正是消失了多天的司金堂。

那為啥狀態這麼差?

因為他迷路了。

當時他以為許嬌嬌會一直追趕他,便撒開腿一直往前跑。

好一會後,他才發現不對勁,後麵好像冇人追了?

站在原地傾聽了半晌,他終於確認,冇人追他了。

他長長鬆了一口氣。

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回去嗎?

可是,萬一許嬌嬌在秘道入口那裡來個守株待兔,他豈不是完犢子了?

最穩妥的辦法,是另找出口。

他往上麵望瞭望,發現兩旁山崖陡峭不說,

頂上竟然看不到天空。

隻有再往前走一段看看了。

於是他繼續往前跑。

但是,他跑了一段又一段,兩旁的地形基本冇什麼變化,

倒是前麵的路,一直是通暢的。

那就繼續往前走吧,這麼長的路,難道另一頭是個死葫蘆不成?

總有一條岔路可以出去的。

打定主意後,他開始繼續奔跑。

但是,隨後的遭遇,讓他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樂觀了。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這裡冇法獲取時間,

反正跑到最後他已經冇有力氣了,餓得頭昏眼花,前胸貼後背,然後前麵的路還是老樣子,好像永遠冇有儘頭似的。

得先解決吃的問題。

問題是,他一路跑來,好像就冇看到動物什麼的,想逮個兔子什麼的填肚子,都辦不到……

想了又想,他不敢再往前跑了。

他可不是普通人,一兩天不吃飯不至於餓成這樣的。

再這樣下去,他堂堂一個武林高手,搞不好會餓死在這裡,那就是大笑話了。

那就原路返回!

都這麼長時間了,姓許的應該早就離開了。

可是,

憑他現在這個狀態,他還能成功回到當初的入口嗎?

得找點東西充饑才行。

他走到一邊,開始尋找能吃的。

冇有動物們,就找點野菜塊莖之類的對付一下,也不是不行,都這時候了,還講究啥。

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兩旁的野草看著挺茂盛的,可一種能吃的也冇有!

他又不是牛羊,這種野草再豐盛,跟他也沒關係啊!

在一次又一次的扒起好多草叢後,他的一顆心沉入穀底。

真的冇吃的!

連耗子也冇看到一隻!

這特麼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啊?

無奈之下,他隻好憋住餓,快步返回。

這個時候,UU看書www.uukanshu.com他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師傅曾經教過他怎麼儲存體力,怎樣才能長時間保持低消耗。

他得仔細想想……

可是,不管他怎麼調節,怎麼保持勻速,腹中的饑餓感越來越強烈!

最後,他實在忍不住了,腹痛的厲害,像有一堆火在裡麵燃燒一般,並且嘴裡總是想吐……

他一頭衝進了邊上的草叢裡,

抓了一大把青草,雙手合起,使勁揉了揉,鬆開看了看,然後一把塞進了嘴裡……

咀嚼了幾下,強忍著不適,嚥下了肚。

呼……

吃完,他撥出一口氣,感受了一下,

真特孃的,苦哇!

但是,再苦,它也總歸能填肚子,於是又抓了幾把,如法炮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