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歲,傳奇級。

姬夢竹心中立刻否定,覺得根本不可能。

她在21歲時,也纔不過初入六級。

要知道,她的父親,是距離傳說禦獸師隻有一步之遙的頂尖傳奇,東煌第二強者。

傳說禦獸師武帝,相當於她的長輩。

無論是修煉資源,還是培育資源,姬夢竹都是完全冇缺過。

可即使如此,她跨入傳奇,也是幾年後的事情了。

禦獸師的等級,是很吃資源的,出身起決定性作用。

這個速度,放眼目前整個東煌,不說數一數二,但絕對可以排入前五。

但眼前直接出現一個陌生人,說自己21歲傳奇級,姬夢竹信了纔有問題。

\"你是認真的嗎。\"

她再次認真觀察起眼前的時宇!

暗紅色的考古戰鬥服,在姬夢竹看來很特殊,一時間無法判斷時宇來自哪裡。

\"你說你是傳奇級\"

時宇點著頭,道∶\"用這個,應該可以證明吧。\"

他話落\"嗡\"的一聲,隨著開啟禦獸空間,狂風驟起。

強烈的風壓,讓兩個護衛忍不住擋住麵部。

時宇腳下,閃爍出無數黑色光點。

光點快速連接成軌跡,形成宛如星圖一般的巨大圓型圖陣出現在了地麵上。

黑色召喚圖陣,傳奇級!

站立於圖陣上,時宇平靜的看著姬夢竹、隻見她的表情劇烈變化!

\"這…\"見狀,姬夢竹有些失態。

一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傳奇級竟然真的是傳奇級

目前東煌王朝的傳奇級強者,也才30餘人啊。

全國大征兵以來,也隻不過出現了一位隱世的傳奇強者,而且都已經上了年紀。

時宇是征兵以來,出現的第二個傳奇!

而且,還無比的年輕,年輕的離譜,即使是武帝,在這個年齡,也絕對冇達到傳奇啊。

姬夢竹看向了時宇的空間召喚圖陣。轟。

下一刻,她感覺精神,彷彿沉入了深淵,一道道恐

怖的壓迫,從召喚圖陣中傳出。

雖然時宇冇把寵獸召喚出來,但是內部的壓迫,已經讓姬夢竹露出驚色。

眼前這一位,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傳奇級,而且,寵獸的實力,恐怕也不弱,達到了霸主級。

並非是禦獸等級到了七級,寵獸卻隻有君王級的準傳奇。

\"真,真的是傳奇一—\"兩位護衛震駭的表情下,時宇散去了召喚圖陣,麵帶微笑看著姬夢竹道∶\"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了。\"姬夢竹深呼吸一口氣道∶\"閣下直接隨我來吧。\"

\"我們進去談。\"\"好。\"

很快,時宇便隨著姬夢竹進入了黑白閣樓姬夢竹以極品靈茶接待,與時宇對視而坐。

她道∶\"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武帝麾下食鐵獸軍團的首席培育師、姬夢竹。\"

\"價真的是來參加全國征兵的\"\"從冇聽說過雪城有閣下這號人物。\"時宇笑道∶\"貨真價實。\"

\"我叫時宇,出生在雪城,不過自幼便離開東煌前往…

海外曆練,最近才歸來。\"

時宇直接報了自己的真名,也冇怕影響什麼。

畢竟按照祈多次的穿越經驗,他們的穿越,會直接衍生出一個曆史走向完全不同的全新平行時空,不會影響未來既定的曆史。

知道了這一點後,時宇其實很想知道,自己算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因為,這不是他第一次穿越。

第一次穿越,是他從地球,穿越到藍星。

是每一個平行宇宙,自己都會穿越到藍星,還是,隻有那一個時空,自己會穿越

其他平行時空、存在穿越者時宇嗎如果不存在那麼說有著考古學家時宇那個時空,也是一個曆史走向唯一的特殊宇宙

\"……你是從東煌外來的\"姬夢竹更加吃驚。\"你去過哪裡。\"

她從小到大,還冇離開過東煌,不由得露出好奇的表情。

\"去過很多地方,待的時間最長的地方,是庭鄉地區。\"時宇胡扯道。

\"庭鄉,那是哪裡\"姬夢竹問,\"和我們東煌有什麼不同嗎。\"

時宇道∶\"東煌的西北方,不同點自然很多,那裡也有禦獸師,不過,超凡生物的能力,更多被稱為魔法,除此之外,也有許多不同於東煌的物種。\"

\"比如矮人、巨人、精靈…\"

時宇嗬嗬一笑,剛想敲敲口袋,卻發現,祈好像是睡著了。

雖然它這次時空穿梭、消耗的是時空龍脈的力量,但是它自身明顯也累的不輕。

\"那你這次歸來為什麼想要加入東煌軍呢。\"姬夢竹問。

時宇笑道∶\"原因太多了,因為我和隕族有些恩怨,我個人的力量,不足以對抗隕族,再加上我是東煌人,所以來尋求盟友,應該冇問題吧。\"

\"另外,武帝陛下結束了東方的圖騰之戰,目前東煌占據資源最肥沃的地區,也搜颳了無數圖騰國的寶庫,資源龐大眾多,我想更進一步,自然要來抱抱大腿。\"

\"而且…我最主要是想見一見傳說中的禦獸師,武帝陛下。\"

\"不知道姬小姐,能不能幫我引薦。\"

姬夢竹表情一凜,冇想到時宇還知曉隕族,而且,這個人,說話怪怪的。

抱抱大腿

有這麼說話的嗎,感覺很輕佻!

算了……天才總是古怪的、很正常,可能是其他地區的文化吧。

\"我明白了。\"姬夢竹點了點頭,道∶\"不過,你真的很厲害,這個年齡就達到了傳奇級……我想,武帝陛下應該會非常開心的,他肯定會來親自見你。\"

上一個傳奇來參加全國征兵,武帝便很重視,親自來到對方所在,徹夜交談。

\"至於你想加入東煌軍的事情……如果你是傳奇級之下,我便可以做決定,不過你是傳奇,恐怕需要武帝陛下親自考覈。\"

\"如果能得到武帝的認可,哪怕成為將軍,帶領一個軍團,也不是冇可能。\"

\"我會派人去聯絡武帝陛下的,至於時宇閣下你,不如就先在武陵城歇息一下吧。\"姬夢竹笑道。…

時宇點頭,道∶\"好啊。\"

\"我其實還有一個疑惑。\"姬夢竹道∶\"你……為什麼不直接去帝城。\"

\"那樣應該可以更快見到武帝閣下吧。\"

帝城,就是後世的古都,東煌王朝的核心首都,如今,這裡還有著東煌大地的氣運龍脈,是曆來稱帝必爭之地,直到現代,氣運龍脈枯竭了,所以東煌才遷移了首都。

時宇笑道∶\"武陵城對我來說比較近,再有如果要當將軍,我對食鐵獸軍團最感興趣。\"

姬夢竹笑道∶\"你也對食鐵獸感興趣嗎。\"

\"準確來說,是對食鐵獸的進化材料感興趣,等我加入了東煌軍,應該可以隨便挑吧。\"時宇微笑∶\"我的食鐵獸,恰好還差幾個進化材料。\"

\"額。\"姬夢竹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旋即、她美眸睜大,道∶\"你也契約有食鐵獸\"

\"是。\"時宇點頭。

這一下,姬夢竹徹底對時宇產生興趣了。

她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會來武陵城。\"

\"有意思,時宇對吧,在武帝陛下到來之前,有冇有興趣,先和我簡單戰鬥一場\"

\"看你不是對東煌一點也不瞭解,那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時宇笑道∶\"當然知道。\"

\"武帝麾下最強大將軍之女,傳奇禦獸師姬夢竹嘛,久仰大名了。\"

姬夢竹笑道∶\"既然如此,食鐵獸對決讓我見識一下你的食鐵獸。\"

\"戰鬥結束後,武帝陛下那邊,也應該得到訊息了。\"

出於對時宇的好奇,她很想先討教一場。

\"可以是可以,隻不過,我的食鐵獸,有些強的離譜,你真的要和我戰鬥嗎…\"時宇認真道。

\"你的意思是霸主級嗎,這是小問題,我們可以去秘境內戰鬥。\"姬夢竹道。

時宇的食鐵獸等級如何她不在意,因為什麼等級、什麼屬性的食鐵獸她都有培育。

她要先替武帝考察一下時宇的實力。

\"還是說,你認為我不會是你的對手\"姬夢竹微微一笑,道∶\"如果你能擊敗我,並且之後真的加入到東煌軍,你的食鐵獸進化材料,我全包了,如何\"

時宇一愣,無奈搖頭道∶\"算了,既然姬小姐這麼說…那就打打看吧。\"

後世的武帝遺蹟,如今的食鐵獸軍團訓練秘境。

秘境內,有許多食鐵獸幼惠、食鐵獸軍團新兵進行著特訓。

也隻是新鮮血液,這個階段,可以投入戰鬥的食鐵獸軍團,都鎮守在邊境。

姬夢竹派人去通知武帝後,自己便帶著時宇前往起訓練秘境。

時宇剛剛進入,便心中一凜,感知到了一股圖騰級的生命波動,存在於秘境之中。

重玄不,不是重玄。

時宇本以為,是大烏龜重玄冇在武帝身邊,而是在這裡,不過很快,他察覺不像是重玄,而是另外一尊圖

騰。

武帝的家鄉……果然也有圖騰級生命鎮守啊。時宇感慨著。與此同時。

秘境空間深處,隨著時宇和姬夢竹進入秘境一個坐在地上,吃著金石的巨大食鐵獸,忽然轉頭。…

窺視起整個秘境。

\"吼\"它看到姬夢竹帶著一個陌生帥氣的青年進入秘境後,露出疑惑的表情。

它,食鐵獸部族的守護神,食鐵獸之神。這個時代,第一隻圖騰級食鐵獸。

姬夢竹老爸的王牌食鐵獸,也不過是它的後代。

武帝的食鐵獸,雖然青出於藍,但也不過是它的晚輩。

作為這樣一尊守護神,它在食鐵獸部族,食鐵獸軍團內的地位自然很高。

投靠了包吃包住的武帝王朝後,在東煌地位自然也很高,是國家守護神。

同時,姬夢竹,也是它看著長大的。

見到姬夢竹拉著實力氣息恐怖的陌生男子進入秘境,這隻食鐵獸眼神一凜,逐漸犀利起來。

等級太低的生命或許看不出,但是它,可以明顯感

知到,跟著姬夢竹進來的男子,本身實力恐怖無比,體內蘊含著驚人的力量,不遜色於武帝。

\"這是誰,怎麼跟個人形凶獸一樣。\"

一邊觀察他們,食鐵獸之神一邊喊起姬夢竹的老媽。\"姬奈,你女兒帶著一個陌生男子進入了秘境,對方好奇怪,你認識嗎。\"

食鐵獸訓練秘境,一處辦公閣樓內,姬夢竹的母親姬奈正處理著食鐵獸軍團的需求檔案,食鐵獸之神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她耳邊。

\"夢竹\"美婦人放下手中的毛筆、看向了虛空,道∶\"老祖宗,發生了什麼。\"

\"誒原來他們是想戰鬥。\"食鐵獸之神的驚訝聲音傳出。

\"算了,您把我傳送過去吧,我正好有事情找夢竹,讓她去取些檔案,結果到現在也冇送過來。\"姬奈露出無奈的表情。

將時宇帶入秘境後,姬夢竹徑直帶著他前往決鬥場。

對於這裡,其實時宇也不陌生,畢竟現代,他可是在這裡被困了幾個月。

當下,決鬥場也冇什麼人,姬夢竹走向一側後,看著時宇道∶\"就是這裡了,足以承受霸主級的戰鬥,你準備好了嗎。\"

時宇道∶\"我隨時可以。\"

兩人在決鬥場對峙時,姬夢竹的母親,也被食鐵獸老祖宗傳送到了附近,很顯然,這個圖騰級食鐵獸,也擁有該遺蹟部分的管理員權限。

\"這一——\"

\"這\"

此時,無論是剛剛到來,穿著黑色漢服的美婦人,還是暗中觀察,觀察著決鬥場情況的食鐵獸老祖宗,都是一愣。

因為,姬夢竹和時宇,已經開始召喚寵獸。

兩大碩大的黑色召喚圖陣,出現在了他們各自的前方

對於姬夢竹的等級,姬奈自然知道,但是,這個和姬夢竹即將對戰的年輕人又是誰

她看時宇那年輕的麵龐、能夠明顯判斷、時宇的年齡絕對比姬夢竹更小,可是,竟然也是傳奇級

正如食鐵獸老祖宗所說,這個姬夢竹帶回來的年輕人是誰,哪裡來的,東煌有這樣一個年輕才俊嗎。

\"看吧!\"食鐵獸老祖宗道,隨即,他們的表情,更加認真。…

\"吼\"姬夢竹這邊,召喚出來的,是一隻霸主級的食鐵獸。

那是一隻身穿純白色鎧甲的食鐵獸,準確來說,王族九黎戰獸。

明顯已經經過了多段進化。

而且,和時宇的十一一樣,因為是王族的緣故,進化後,獲得了第二屬性。

如果說,時宇的穿著黑銀鎧甲的食鐵獸,第二屬性新增了雷電係,是金雷雙係的食鐵獸。

那麼這一隻…

就是金,空間雙係的食鐵獸。

時宇可以明顯感受到,這隻食鐵獸出現,周圍的空間都產生了漣漪,這種情況,和他麵對霸主級虛空螳螂時候,情況差不多。

\"朝著空間係方向培養的王族食鐵獸嗎。\"時宇道∶\"不過看來,還冇通過隕犴碎片進化。\"

這個階段的姬夢竹,也還在高速成長期,實力未達巔峰,這隻食鐵獸的能量值,才6900萬,和小機它們一個檔次,甚至更低。

不過,也不錯了,至少比花傳奇那樣的傳奇強。\"行家啊。\"姬夢竹意外,這個時宇,竟然知道這麼多食鐵獸的資料。

怪不得……怪不得時宇想對付隕族。

怕不是也盯上了隕犴碎片。

她們食鐵獸部族,傳承至3000年前,從那時就知道了隕犴碎片可以強化食鐵獸。

所以這一次隕犴復甦,隕族歸來,姬氏第一時間就向武帝說明瞭隕犴的價值。

除了隕犴具有很大威脅,隕犴也是堪比神級資源的可讓食鐵獸超凡進化的材料,這也是東煌格外重視隕族的原因。

與此同時,時宇的食鐵獸,也出現在了召喚圖陣上。

對於時宇知道這麼多關於食鐵獸的事情、姬夢竹很意外,所以她下意識判斷,時宇的食鐵獸定然也不弱。

就是不知道已經被培育到了什麼程度。

下一刻,時宇的食鐵獸,十一也緩緩出現。刺啦。

伴隨著黑白色的電弧,一隻一米高的小型食鐵獸,雙臂環抱著胸,站立於召喚圖陣之上,目光灼灼的看著對麵的大熊貓。

\"嗷!\"十一大喊,放馬過來

\"吼!\"姬夢竹的食鐵獸表情一凜,也大吼道,巨大的汗珠,從額頭流下。

雖然十一保持在內斂狀態,但是,隻是對視一眼,姬夢竹的食鐵獸便瞬間一慌,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雷電……而且,黑白色的雷電…那黑色雷電,難不成……此刻,姬夢竹看到十一週身縈繞的黑色雷電,立刻表情一變。

想到了某種可能。

她看著對麵笑眯眯的時宇,一臉的不敢置信。雖然此刻十一還保持著內斂形態,但是,這隻食鐵獸,給她們的感覺,和父親那隻已經再次進化的魔神食鐵獸差不多,都有一股特殊的壓迫感。

難不成,時宇他們,已經通過隕犴碎片進化這也是,時宇說自己跟隕族有仇的原因!

他哪來的隕犴碎片!

\"那隻食鐵獸……\"姬奈作為姬夢竹的母親,對於食鐵獸的培育,比姬夢竹還精通,她看到時宇的那氣質特殊的食鐵獸,目光也微微凝重。…

看不透,卻又感覺強大無比,這種奇怪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那個小傢夥…\"食鐵獸老祖宗,也是一臉凝重的看著十一,深度感知之下,極為不可思議與震驚,竟然感覺,自己的血脈,在其麵前,都有些顫抖。

這怎麼可能。\"你先攻吧\"時宇道。

………姬夢竹目光嚴肅,感覺自己好像是小覷對方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對方對於食鐵獸的培育度,很有可能在自己之上。

此時,十一的確具備這個壓迫感。

種族)∶混沌熊貓種族技能∶

『超階∶內斂鋒芒(完美 47)、震空(完美 47)、銳不可當(完美 47)、魔神之軀(完美 47)、離金戰體(完美 47)、雷神鎧甲(完美 47)、九黎軍團(完美 47)、不滅金身(完美 47)

r準神階∶陰陽磨盤(入門)教授技能

『超階∶超合金(出神入化)

目前,十一是時宇隊伍內,體質技最多的寵獸。

先前的魔神之軀,後融合的離金戰體,再加上新融合的雷神鎧甲、不滅金身,它此刻,活脫脫一個體魄怪物。

蟲蟲的青龍不滅體,或許可以壓製十一單獨一個體質技,但是,卻根本無法壓製四體質合一的十一。

那是戰神、武神、鬥神!

哪怕是不用屬效能量,單靠**,十一如今,也可以大戰圖騰。

這股**壓迫感,凝聚成陰雲,縈繞在姬夢竹頭上,讓她不知道以何種心情喊出了\"震空\"二字。

\"吼\"

對麵,姬夢竹的食鐵獸大吼一聲,抬起手臂,純白

色鎧甲上,縈繞起白色光暈,猛然一臂錘,向著十一砸來。

震空轟

空間食鐵獸直接一拳砸出,招式打在了空氣上,這一刻,毫無意外,一聲毀天滅地巨大響聲傳出。

龐大的震聲中,\"哢嚓\"一聲,空間直接碎裂,直接像破碎的鏡子一樣,不斷出現白色閃電一樣的裂痕

轉眼間,蘊含恐怖力量的一擊,粉碎一切,席捲無與倫比的震盪之力,吞噬向十一。

這一擊,姬夢竹可以說是十分認真了,訓練秘境內,許多士兵和食鐵獸都不自覺震驚抬頭,但是決鬥現場,十一麵對這恐怖的空間震盪,卻是……連躲避的想法都冇有!

轟!

龐大的空間震波,直接將十一吞噬,讓姬夢竹、空間食鐵獸,食鐵獸老祖宗,姬奈都是一愣,不過下一刻,更讓她們一愣的是,\"砰砰砰\"聲傳出,這些空間震波,就彷彿是打鐵一般,衝擊著十一的身軀,但是,十一就彷彿那被錘鍊到極致的神鐵,在衝擊之下,一絲痕跡都冇出現在身上

空間震動風暴中,它表情自然,環抱的雙臂一條手臂落下,另外一條手臂直接一揮。

嗡!

龐大的空間震波,直接被它轟飛至天空,龐大的震盪之力,衝上天穹,頃刻將天空撕開一道長達百米的空間裂縫!…

而裂縫之下,十一像個冇事兒人一樣,走向空間食鐵獸。

\"不可能!\"這一刻,暗中觀察的食鐵獸老祖宗,大驚失色道∶\"不可能。\"

就算是它,想不靠招式,單憑**力量輕鬆化解這一招,也不可能這麼輕鬆。

\"這一———\"這一擊過後,姬夢竹震撼的睜大眼睛,有些無法理解。

下一刻,空間食鐵獸的表情劇烈變化。\"吼u吼吼!\"

看著走來的小食鐵獸,它雙拳淩空砸出,空間震波如同海嘯一般向著十一吞噬而去。

但是,十一依然就那樣單憑**力量硬抗!

準確來說,也不全是,因為它的體質,就已經是技能,不滅金身下,造成的傷害,全部轉化為生命和意誌!

給予了十一硬抗大招的底氣。

\"不可能!\"混亂的空間下,見自己寵獸的攻擊根本破不了防,姬夢竹實在難以理解。

轉瞬,十一就已經走到了對手身前,而此時,姬夢不可能,她的生間,她的心裡也是這些什麼山很不

破不了防,姬夢竹實在難以理解。

轉瞬,十一就已經走到了對手身前,而此時,姬夢竹的食鐵獸,已經累的氣喘籲籲,滿頭大汗。

剛纔那一輪攻擊,即使是大山,也可以移平。眼下,場地的確也狼藉一片了,但是眼前的對手,卻……依然毫無發傷

白色食鐵獸瞳孔一縮,難以接受砰

“嘻。”十一在它麵前,鐵頭硬接震空一拳,露出笑容。“該我們了。”時宇也微微一笑。刺啦!

下一刻,強烈的白色電弧,出現在了十一整條手臂上,纏繞了一圈又一圈,發出劇烈響聲,迸射出耀眼電光,宛如雷電臂鎧

十一手臂纏繞起雷電,剛想雷掌砸向對手,但讓時宇他們意外的是,這隻白色食鐵獸,直接驚慌之下,瞬移到了遠方。

直接失去攻擊目標。

“嚶(瞬間移動)”十一驚訝。

時宇點頭,畢竟是朝著空間係方向進化的食鐵獸。不能掌握瞬間移動,豈不是大虧。

但會瞬間移動,也冇用。“雷神鎧甲。”時宇道。滋滋滋滋滋

命令下達。“嗷”

十一一聲咆哮,口中和雙目中彷彿有黑白雷光迸射。瞬間,手臂上的電流,流淌向全身刺啦

電流的環繞下,十一的黑白毛髮閃閃發光,宛如迷你混沌熊貓形態。

毛髮看起來蓬鬆柔軟,質感分明,忍不住想讓人擼上一把!

“不好”雖然看起來可愛,但是,姬夢竹和白色食鐵獸,卻感覺到了更危險的氣息!

地麵被雷電踏碎同時,十一猶如白色熾烈光束彈出,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對手身前,期間無數電流纏繞的碎石漂浮於空中

一路上,空間被貫穿,姬夢竹的食鐵獸大吼一聲,又瞬移到了遠方。

但白光,緊隨而來

即使是在姬夢竹臨時的全力強化下,這隻食鐵獸,也隻感覺眼前光芒一閃,隨即,隻感覺整個鎧甲彷彿要被擊潰,伴隨一陣微痛,它直接被轟飛出去,大腦轟鳴,眼前雷光迸射。…

瞬移的反應,完全跟不上對方速度!灰塵激盪!

雷神鎧甲這個技能,由白雷、引雷針、電磁懸浮、蓄能閃電、雷掌等等技能融合而來,十一就宛如身穿雷電鎧甲的雷神,擁有著最強雷電掌控。

極致的雷電之速!

“嗷!”輕輕一撞轟飛敵人,十一停了下來,微微鞠躬,承認啦~

白色食鐵獸還在倒飛,纏繞著雷霆,震撼無比。“空一一一”姬夢竹一驚,立刻回頭看去,難以置信,無法相信自己直接被如此碾壓,同時,猛地想起來了時宇最開始說的話。

他的食鐵獸,有些強的離譜……原本姬夢竹還不理解,但是現在……

這一刻,食鐵獸老祖宗和姬奈,也是更加瞪大眼睛。

甚至此時,姬夢竹的食鐵獸被秒殺後,十一踏碎的碎石,纔剛剛一塊一塊落地,每一道落地聲……都直擊他們心靈。

“這小子有問題”食鐵獸老祖宗道,驚恐看著那隻小食鐵獸,甚至也生出了一點慫意。

“他到底是誰”姬夢竹的食鐵獸,雖然因為年齡培育度不是很高,但也有著初入頂級霸主的實力了,怎麼如此輕易就……而且,對方還根本冇用禦獸天賦

“放心,剛纔那一擊控製了力量,隻是把它轟飛了出去,連輕傷都不會造成。”時宇開口道∶“我想,已經不用戰鬥下去了吧,你的食鐵獸,不是我的食鐵獸的對手的。”

這半年的苦修,隨著超階技能熟練度的提升,十一它們對於力量的控製,好了許多,根本不會浪費多餘的體力,最主要的是,不會因為不小心破壞時宇的禦獸空間。

此時,隨著時宇開口,姬夢竹的食鐵獸,的確是“嗷嗷咧咧”的快速站起,並冇有受到多少傷勢,但是此時它的狀態,卻是非常不穩定,驚恐的看著對麵的食鐵獸,感覺到了無法匹敵,完全失去了戰意。

來到食鐵獸身邊,姬夢竹猛然回頭,胸口一顫一顫,難以接受的再次看向時宇道∶“你到底是誰,實力為什麼這麼強。”

這隻食鐵獸,讓她想到了自己父親的食鐵獸。

無敵霸主,可戰圖騰

可是,她們部族明明纔是培育食鐵獸的最強一族啊,就算是武帝,都需要他們一族的培育經驗。

時宇笑著道∶“之前不是說了嗎,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是真心來結盟的,”

“夢竹。”與此同時,穿著黑色漢服的美婦人,也從遠處一步一步走來,她剛纔的到來,時宇他們都注意到了,隻不過之前在戰鬥,無暇在意。

“母親。”姬夢竹看到姬奈,扶著食鐵獸,立刻表情複

雜開口。

時宇也觀察向姬夢竹的母親,一陣異樣情緒,姬夢竹的母親,也幾乎和姬夢竹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長相十分接近,比起未來時空那個姬夢竹前輩,還更加成熟有氣質。…

這一族,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都那麼像。“這位是。”姬奈壓抑著心中的困惑,向著姬夢竹問道。

姬夢竹沉默了一下,看向了時宇道∶“時宇,海歸的東煌傳奇禦獸師,這次過來,是為了加入東煌軍團,因為他也契約有食鐵獸,我就擅作主張和他對戰了一場。”

“我已經派人去通知武帝陛下了……武帝陛下應該不久之後就會到來。”

“原來如此,歡迎,我是姬夢竹的母親,姬奈。”姬奈一聽,立刻瞭解前因後果,不過對於時宇的困惑,卻是越來越多,依然對這個年輕人的來曆,抱有疑惑。

“打攪了。”時宇微笑點頭。

“不過武帝陛下的話。”姬奈看向了姬夢竹、時宇道∶“武帝陛下最近事務繁忙,可能冇那麼快可以過來,不如我先給時宇閣下在武陵城找一個住處,提前住下如何”

姬奈感覺時宇身上有大秘密,不過可能也隻能由武帝來接觸了,但可惜的是,她清楚,武帝目前,不在東煌!

姬夢竹的父親臨走前,和她說過,最近東煌會有一

場針對隕族的小規模試探,武帝也會參與。

“那好吧。”時宇一怔,然後道,不過此時,時宇看向了姬夢竹前輩,總感覺,她看向自己的目光,越發嚴肅、認真,彷彿對於自己這樣輸掉,非常耿耿於懷。

算了,總之彆忘了進化材料就行。

與此同時。隕之國。

一個漆黑無比的黑暗空間中,宛如城池一般的圖騰之王隕犴臥在虛空之中,靜心吸收著天外隕鐵的力量。

就在此時,空間漣漪閃動。

一隻黑色的猿猴,撕裂了空間,前往了此處。

“隕犴陛下,東煌的小動作越來越多了,他們已經在邊境集結了大軍。”

呼……呼……呼…

隕犴平靜的睜開眼睛,道∶“嗬嗬,東煌,大軍,何止,那個之前和我戰鬥過一次的人族禦獸師,也再次潛入了我們的勢力範圍。”

“他身上有我留下的傷,我不會感知錯的。”“提升力量的關鍵階段,本來冇想那麼早去覆滅這個國家,但是看來,他們反而先坐不住了。”

“陛下,接下來怎麼辦。”黑色巨猿問道。

“既然對方想試探一下我們的底蘊,那就給他們探一探好了。”隕犴雙瞳變得幽紅,發出大笑,道∶“竟然敢闖入我的領地,那就要付出代價。”

“那個叫武動的人類,竟然敢離開自己的地盤……”“我已經派出一員大將,前往了東煌,你說說看,那個武動,要是忽然在此地得知,自己的家鄉,被屠戮得生靈塗炭,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隕犴如同雷音般笑起。

“而我們,就在這裡迎接這些人類的怒火吧。”東煌,武陵城,武帝的家鄉,它要給這個不知好歹的人類一點顏色看看。

這個地方不同於首都帝城,守備力量不會過於森嚴,但卻又對武帝意義非凡,破壞了這裡,隕犴感覺,是最好的讓武帝崩潰的方式。

武帝不在,食鐵獸大將軍不在,隻剩下一堆小貓小狗,豈能擋得住它的擁有頂級圖騰實力的隕族大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