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水淼淼趴在露天廚房的欄杆上,聞人仙在廚房裡忙碌個不停,而她想洗根蔥都不讓,請個醫師為什麼會請出這麼多事來,水淼淼有些抓狂。

“冇事。”聞人仙放下手中瀝水籃,擦乾手輕揉上水淼淼的頭頂。

沉悶的愁緒被揉散而去,水淼淼轉移了話題,她還是很期待的,若不是做給瀲灩醫的就更好了,“師父打算做些什麼?”

“不知道。”聞人仙誠實的回答,掃過菜板上的各色原材料,“大概也就兩兩搭配炒一炒?”

“師父不會做飯啊。”水淼淼有些詫異。

“嗯。”聞人仙點了下頭,“隻會熬粥。”

水淼淼眨了眨眼,他完全可以什麼都不學,卻隻學會了熬粥,其原因似乎不言而喻,水淼淼笑了起來靈巧的翻過欄杆在聞人仙身前站立,“那我來教師父可好?”

略微思索了一番聞人仙點下了頭,“淼淼隻說就好。”

在屋內坐著的瀲灩醫脖子都快扭斷了透過窗戶死盯著廚房,不做飯嗎?這兩人說說笑笑的怎還摸上了頭?

好不爽好不爽好不爽,瀲灩醫喝了口涼茶,不爽於他為何要不爽……

“噦~~~噦,噦~~~~”

天以黑,夜幕上點綴著群星,卻無人觀看,瀲灩醫抱著柱子噁心吐個不停的

“喝杯水。”水淼淼實在看不下去好心的送上一杯涼水,“自己不能吃就不要硬撐。”

“我不能?是那些菜冇一個能吃的吧!”瀲灩醫接過茶杯一飲而儘又儘數嘔出。

水淼淼望向聞人仙的房間,聞人仙此刻正躺在裡麵,隻是瀲灩醫這副模樣,她也不好丟下去照看聞人仙。

“你去也冇用,除了瞪著兩眼珠子什麼忙都幫不上,我施針緩解,他那些熱氣不聚集在身而是散出來,你會被灼傷的,所以不要去添亂在給我倒杯水來。”

“哦。”倒水回來的水淼淼還是想為聞人仙的手藝證明,“我覺得那些菜挺好的,色香味”

“那幾盤除了色還有什麼?”

“那你還吃那麼多。”

“我不吃你就吃了,你嗅覺味覺是死了嗎!”

“師父第一次下廚這樣已經很好了,我第一次還不如他呢,鼓勵一下捧個場怎麼了,我也冇喊上你。”

“你今天貴庚啊?”瀲灩醫拿過一旁備好的帕子擦著嘴看向水淼淼,“慈母心氾濫的有點過頭了。”

“有嗎?”水淼淼毫無自知之明。

“你就差把你師父抱懷裡哄了。”

“如果可以的話。”水淼淼喃喃著,他缺那些關愛不是嗎?可現在如何彌補,都不是當時那個小孩所滿心期盼的了。

瀲灩醫拍著自己的臉頰,他剛纔都聽到了什麼?應該是吐糊塗聽錯了,趕快結束這個話題,“那什麼,你小姑孃家家的能不能活潑點朝氣點,不要死氣沉沉的裝大人,你纔是應該被哄被寵著的那個。”

“我一直都是啊。”水淼淼的微微一笑便擊落了漫天星辰,瀲灩醫望之一時忘了要說的話。

“我很幸運啊,能遇到你們,所以我很努力很珍惜。”

“你,你,你。”瀲灩醫變成了結巴,‘咕嚕嚕咕嚕嚕。’

瀲灩醫捂上自己的肚子,皺起眉頭,他本來不餓的,單純就為耍著玩,這一折騰他是徹底餓了。

但他也不喜歡辟穀丹與水淼淼一樣。

手掩住嘴角偷笑,水淼淼說道,“我去給瀲灩醫炒碗蛋炒飯,還希望不要嫌棄。”

吃一口蛋炒飯看一眼水淼淼,在吃一口蛋炒飯還看一眼水淼淼。

“你想乾什麼。”水淼淼往後仰了仰身形,實在忍不住的問道,“是缺鹽還是缺辣你說話,不要看著像是要把我當佐料和著蛋炒飯一起吃了模樣,實在滲的慌。”

瀲灩醫冇有理會水淼淼,繼續吃著蛋炒飯,這味道,有那麼點熟悉但又夾雜著一股遙遠的陌生,不太確定,在嚐嚐。

“你真的不”說話間瀲灩醫抬起頭望去。

水淼淼卻是冇有坐穩連人帶椅子摔了個人仰馬翻,瀲灩醫緊張的站起身,卻在看到地上四仰八叉的水淼淼陷入沉默。

水淼淼嘴裡罵罵咧咧,抓起那根斷掉的凳子腿敲著地,她有那麼重嗎!玩不起是不是!她要把你們當柴燒!

他剛纔想問什麼來?不太可能,大家閨秀知書達理溫婉嫻靜氣質自華這玩意哪方麵都不沾,一個跟凳子都可以打起來的瘋丫頭,怎麼可能是一家,他還是安心吃飯好了。

舉著個凳子腿水淼淼扶著桌沿站起身。

一碗蛋炒飯已經被吃完,瀲灩醫舉著盤子,“還行,我給個麵子,就在來個一二三的五碗吧。”

“哈?你是豬嗎?當這是自助餐廳啊。”水淼淼一骨碌將散開的頭髮撥到後麵,不敢置信的道,“我師父你還看不看了。”

“看什麼看,反正在這裡也冇的治。”

“你說什麼!”手中凳子腿敲向桌子,桌麵一分為二,像極了水淼淼眼中一會兒瀲灩醫的屍身。www.uukanshu.com

瀲灩醫嚥著口水坐直了身,水淼淼踩著一地狼藉步步緊逼,凳子腿都被揮出風來了,“冇的治,你治不好,你耍我玩呢?”

瀲灩醫急忙解釋,“我說的這,這,這,在這冇的治,不是我治不了。”

“真的?”凳子腿都快揮到瀲灩醫臉上了,水淼淼猛然扔掉,甜甜的笑著,“討厭,你是在逗我玩嗎?有些玩笑不要隨便開有些話也不要大喘氣很嚇人的。”

在嚇人也冇有你嚇人,瀲灩醫都被嚇的掉凳了,從地上站起,“我在重複一遍,冇有瀲灩醫我治不了,彆在我專業上質疑我。”

“我怎麼會質疑你呢,我百分百相信你啊,你在這稍坐,我去炒飯五碗是吧,光吃炒飯多乾啊我在給你打個湯。”

“不用了。”瀲灩醫連忙擺手,一時半會他怕是不敢在吃水淼淼做的東西,這丫頭瘋起來真可怕,感覺是真會投毒的。

水淼淼停下腳步轉過身,認真的詢問著,“不吃了是吧,那您現在打算做什麼呢?診脈還是鍼灸?”

站在燭火麵前她的身形被拉長忽閃忽閃的,青絲披散笑的滲入,活像個吃人的鬼魅。

想說休息休息化個食的瀲灩醫將其硬生生嚥了回去,“脈我已經診過,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時間,彆把自己繃的那麼緊張,我皆有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