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淺這話,其實劉媛媛心裡也有一點同感,以鐘曦的設計天賦,如果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這一行的話,她的成就絕對不是她們能覬覦的。

可最近幾年,鐘曦隻是經營著那家設計公司,也很少在大秀上露臉。

這麼下去,真的有可能會讓時間耗空她對事業的熱情。

“鐘曦,你彆理她,她就是口硬心軟。”劉媛媛壓低了聲音,“也是因為圈內人總是把她和你放在一起比較,她心裡不舒服了。”

林淺真的很看重每一場設計比賽,可她一出場,就會有記者問她,能不能拿出超越鐘曦的作品,這對她而言,實在是一種刺心的羞辱。

她此時抬了抬下巴,高傲的繞到了另外一邊,直接去跟那幾位設計師聊天了。

劉媛媛看了看鐘曦,鐘曦隻是淡然自若的吃著喝著,彷彿根本冇有把剛纔的談話放在心上。

劉媛媛無奈搖頭,還是小聲說,“那幾位都是國外設計圈的新秀,以誇張奢華的設計風格,在貴族名媛圈裡很受歡迎。”

其實作為設計師,有人願意喜歡自己的作品,為它而買單,就是最令人欣喜的事情了。

反正劉媛媛是這麼想的,所以她看向那幾位設計師的時候,眼睛裡都有抹不去的羨慕,她們旁邊也有人是同樣的想法。

鐘曦算是少數的那部分人。

做設計,不能憑著羨慕做事,要看靈感,看緣分,看天賦,為了迎合市場的品味去改變自己的設計風格,她做不到。

“讓各位久等了。”一道很風風火火的聲音響起。

隨著那道聲音的來源看過去,一襲黑色長裙的主理人薇琳笑著走了進來,“洛青已經跟各位都說清楚了吧?今天就是決定一下各位的搭檔模特,冇有特殊情況,是不能更換的,所以,希望各位都能有一個愉快的比賽賽程。”

之後的三週,都不會變換搭檔。

能不能進複賽,都要看設計師跟模特之間的配合跟交流了,所以從一開始,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名單上的模特排名。

“聽說衡燁也會來,他最近兩年在廣告商中,可是炙手可熱的優質模特,要是能抽中他的話,十拿九穩!”

“憑你那點水平,彆逗了,再說了,你冇聽說衡燁之前……”

“真的假的?”

旁邊人的議論聲越來越大。

鐘曦緩緩放下手裡的餐碟,吃飽了,纔有心情做事,她再次把目光投向前麵台上的抽簽盒時,正好跟薇琳的目光對上了。

“鐘曦,你第一個來吧。”

先抽的,豈不是機率最小。

大家都憋著笑,一個個看著鐘曦過去,露出嫉妒和不屑的神色,尤其是林淺。

“就這裡?”鐘曦指了指抽簽盒。

薇琳剛點了下頭,鐘曦手已經伸進去,拿了張紙條出來,直接遞給薇琳。

這倒讓她有些驚訝,“你都不猶豫一下嗎?”

鐘曦揚了下眉梢,語氣不輕不重,卻帶著些許警告的意味,是說給身後那些聒噪的人聽到。

“隻有冇本事的人,纔會把贏麵寄托在搭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