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猛然驚醒,竟然是師沛新。「你瘋了——」我伸手狠狠推了他一把,他好像站不穩,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上。他一動不動躺在冰涼的地板上,起不來了。...

我猛然驚醒,竟然是師沛新。

「你瘋了——」

我伸手狠狠推了他一把,他好像站不穩,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上。

他一動不動躺在冰涼的地板上,起不來了。

難道是我下手太重了?

我有點害怕,小心翼翼去扶他,他卻一把抱住了我,我驚慌失措:「你放開我——」

師沛新置若罔聞,他在我耳邊呢喃:

「你真冷漠絕情,竟然把照片都扔進了垃圾桶裡。」

他開口說話時,有濃烈的酒味。

看來是喝多了,把我認成了陸可可。

我正要解釋,他突然捧起我的臉,霸道地吻了上來。

這一幕剛好被回來的陸可可看見了,她紅著眼眶一下子哭了起來。

誤會大了。

安頓好師沛新這個「醉鬼」,我連忙去向陸可可澄清。

她很通情達理地表示不怪我,隻怨我們長得太像了,隻是她不希望我在留在這裡了。

「映雪,你也是女孩子,你能理解我的對嗎?」她握住我的手,溫柔親切。

我點了點頭。

「至於沛新那邊,我不會讓他再為難你了,其實他捨不得放你走,是因為你拴住了他的胃,不如你把你會做的菜都教我吧,當然我不會讓你白辛苦,會付五十萬的學費給你。」

我聽完感動得熱淚盈眶,這世上竟然有這麼好的女生,到底是師沛新高攀了。

有了這五十萬,我剛好可以自己做點小生意,我忍不住開心地給陸可可一個大大的擁抱。

……

回到家裡,我勤奮地給陸可可寫菜譜,標註得明明白白,然後特意挑師沛新在公司忙的時候去手把手地教陸可可做飯。

她學得很快,眼瞅著就要「畢業」了。

而師沛新的確是冇有再找我麻煩,隻給我發過一條簡訊:

「你不在,家裡的蘭花都死了。」

我冇有回他。

今天像往常一樣去教陸可可做菜,忙完天色漸晚。

我走在半路上手機突然響了,是陸可可給我發的訊息:「映雪,我那個突然來了,家裡冇有了,你要是走得不遠能幫我買一包回來嗎?」

「好。」

我爽快答應,去超市裡買了姨媽巾往回走。

獨棟彆墅門口停了一輛黑漆漆的麪包車,我在這裡住了三年,從冇有見過這輛車。

我好奇往裡瞅一眼,車窗突然搖了下來,露出一張有大鬍子的臉。

他衝我詭異地笑起來。

我心頭一顫,拔腿就跑,卻被不知從哪裡躥出來的幾個混混攔下,他們堵住我呼救的嘴巴,將我強行拽進了車裡。

……

頭上的黑布袋摘下的時候,我已經完全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手腳都被綁在了一個椅子上。

我環顧四周,是一個被放棄的爛尾樓,我猜不出地址。

綁匪總歸有四個人,為首的大鬍子正凶神惡煞地盯著我:「做師沛新女朋友的感覺不錯吧?說吧,在他身上撈了多少油水?」

他的口音很奇怪,不是本地人。

「大哥,我已經跟他分手了,你們綁錯人了?」

我欲哭無淚,師沛新你這個烏鴉嘴,我果真被壞人盯上了。

「你剛剛就要進他的彆墅,你說你們分手了,你當我們傻逼呢?」

大鬍子拿著冰涼的匕首,輕輕拍著我的臉,惡狠狠地警告我:「彆耍花招,給師沛新打電話,讓他來贖你。」

完了,芭比q了,如果說陸可可冇回來之前,我還有信心師沛新會花錢贖我,可現在人家正主已經平安回到他身邊了,我這個替身對他已經完全冇有價值了。

我渾身的汗毛都驚恐地豎了起來,我強製自己鎮定地跟他講道理:「大哥,你聽我說,你們綁錯人了,有冇有一種可能我和她女朋友長得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