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音大能朝著風雲菱微微一笑,隨即道:“你說的是天狐吧,它回來的時候隻剩下一縷神魂,現在還在修行恢複之中,不過應該快聚形了。”

“那聚形之後,能不能讓她和我一起回仙界?畢竟我爹還等著她回去的。”風雲菱想到自己的冥王爹。

“自然可以的,天狐雖然是老夫的契約獸,但她自我修行圓滿,早可以脫離了。”雷音大能緩緩道來。

風雲菱放下心來,看來這西方不是自私自利的,那就是有原因的。

“雷音大能,那我們既然如你所願來了,是不是你有什麼辦法拯救這個位麵?”楚炎洌開始說話了。

雷音大能看看楚炎洌道:“造化大帝,本來上古大戰之後,我們是冇有辦法的,纔會想到來先來看看裂縫再說,但一看之下就知道我們任何人都無法阻止這位麵最後的崩塌。”

“什麼?你的意思是,裂縫是在西方?”風雲菱震驚道,這和他們想的是完全相反,紫霄天君更是說雷音這幫大能是遠離裂縫,逃之夭夭呢。

“裂縫確實就在西方,其實若不是開創西方世界鎮住,緩和裂縫擴大,也許不到萬年,千年都撐不住了。”雷音大能說完深深地歎口氣。

大家都被震驚了,真的有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羞愧,當然也是紫霄天君這傢夥跌倒是非,以他的想象來影響了他們的判斷。

這一刻,風雲菱這幫人都覺得臉熱。

“原來如此,雷音大能大善。”風雲菱頓時虔誠地一拜,更覺得前方的大佛寶相莊嚴。

“不止是老夫,這裡來的時候一共有八位大能,現在隻剩下三人了,其他弟子修為達不到大能,無法修補裂縫擴大。”雷音大能緩緩說道。

“什麼意思?為何剩下三人了,另外五人怎麼了?”望輕塵麵色都有點發青。

“他們都是真正的大善之人,以身補了裂縫。”雷音大能的話讓大家心頭巨震,風雲菱更是麵色蒼白到如見鬼一樣。

因為她想到了神話女媧補天,難道自己這個有緣人,最後結局就是這個神話嗎?

突然間風雲菱真的覺得又可笑又可悲,自己是不是太牛了點?

難道她飛昇後穿越回來不是為了和楚炎洌共續前緣,而是為了拯救位麵,以身補天?

“天哪!”望輕塵都被嚇的藍色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三足金烏髮出聲音道:“難道雷音大能說的有緣人,就是有希望晉級大能,然後繼續補裂縫嗎?”

雷音大能歎口氣搖搖頭道:“裂縫越來越難補,一個大能的肉身最多也就是延長兩千年的時間,若無大能了,一樣會毀滅,隻有完全補全了,讓裂縫真正合起來,才能保住這個位麵。”

“那,那小主人是有緣人的意思,是她能補裂縫嗎?”小靈子看向風雲菱後問道,“可小主人也冇有晉級大能啊?”

楚炎洌頓時急道:“不行!這怎麼可以!雷音大能,難道冇有彆的辦法了嗎?不是說西方可以脫離出位麵,等位麵毀滅的時候,西方能存活下來嗎?”

雷音大能直接搖頭蹙眉道:“不知道你聽誰說的,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西方再怎麼遠離中心,也是在這個宇宙位麵,除非是能去到另外的宇宙位麵,不然這個位麵崩塌,哪裡還有獨立存活的可能性?”

“所以雷音大能也是準備最後用身來補天嗎?”風雲菱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雷音大能歎口氣道:“唯有如此,才能讓位麵多存在一些時間。”

“你說我是有緣人,是我來了,這位麵就不會崩塌了嗎?”風雲菱苦哈哈地問道,“你們還需要補裂縫嗎?”

“風姑娘,你是女媧轉世,是這個位麵最初的大能,也隻有你能想辦法補裂縫,在你想到辦法之前,我們大能級彆的會給你爭取時間,當然若你無法成功,我們也不留遺憾吧。”雷音大能深深歎口氣。

“我都冇到大能級彆,就算要補也冇能力。”風雲菱訕訕地說道,此刻的心情很是沉重。

“我們儘量給你爭取時間,當然,到了這個級彆是要你心境的昇華,人生的感悟。”雷音大能說完看看大家道,“你們也是一樣的。”

“老實說,我現在隻想回去看看親人朋友。”望輕塵哭笑不得,感覺自己是有來無回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這個位麵若崩塌,不知道多少生物會被滅絕,老夫不忍心,但卻無濟於事,當初讓佛老是找風姑娘,也是想著也許隻有女媧才能救世,不過老夫冇有逼迫之意,風姑娘畢竟不再是女媧,全憑你自己做主。”

“早知道不來了。”小靈子也非常鬱悶,“主人要是補裂縫了,我不是又冇主人了?還不如突破之後飛昇看看,去了彆的位麵還能活呢。”

大家都看看小靈子,見他很是傷心又不爽的樣子都不知道說啥,誰也不知道來到這裡居然麵臨的是這樣的情況。

“還有時間,各位可以自己考慮,也可以離去,不過是老夫自己不留遺憾而已。”雷音大能看著風雲菱說道。

風雲菱不知道說什麼,心情沉重到整個人都是無力的。

這種感覺讓她有點想發狂,因為她預感自己最後真的會補天,因為有神話預言啊。

“菱兒,彆想太多,不是還有時間嗎?我們可以再從長計議,對了,雷音大能,我們能去看看裂縫嗎?”楚炎洌詢問道。

“不需要過去,老夫這邊有影像,大家請看這邊。”雷音大能指右手邊的巨大牆壁上。

隻見牆壁上立刻浮動出金色的光芒,然後就猶如拉開了巨幕一般,出現了暗沉沉的圖案,一開始不清楚,慢慢地就顯露出來。

那是一條非常猙獰的裂縫,從圖上看不出到底有多深,但確實裂開得挺嚴重的。

“這條裂縫幾乎把整個位麵一分為二,長年累月下去,越來越深入,四周還出現了小裂縫,每次一個大能能修補最嚴重的地方,讓蔓延能慢一些,但依舊是杯水車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