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西大門,用飛天球趕路,在虛無縹緲的雲層中一直朝著西方而去。

楚炎洌,風雲菱和三足金烏輪流趕路,大家也都有去鬥轉星移修煉的機會。

等飛天球趕路三個月之後,大家的實力都到了天君巔峰,而且也相互實戰切磋夯實了,但就是無法突破大能級彆。

到了這個最高境界,要突破已經不是時間能成功的,需要運氣和老天爺給不給麵子了。

這裡主要關係到功德之力和天地之力。

大家身上都有點功德之力,但遠遠不夠,而風雲菱有天地之力,但功德之力冇有了。

當然這些東西就算都有也不一定能晉級,相反都冇有,也不一定不能晉級,這是很玄妙的境界,心境感悟也是很重要的。

但就他們自己所言,到了這步就是靠運氣了。

要不然上古那麼多天君,也不是都冇有這兩種力量,但到最後能晉級大能的也隻有鳳毛麟角。

大家都出現在空間外麵,畢竟不需要再修煉,就隻能感悟天地,隻是這白茫茫的行走之路上也冇什麼好感悟的,隻覺得這個位麵的寬廣。

半年之後,一幫人風塵仆仆,終於看到了前方隱現在白雲繚繞中的金色的樓宇,層層疊疊,金光閃閃,猶如夢幻世界。

和風雲菱印象神話中的西方極樂世界倒是有點重疊之感。

那些巨大的金色宮殿,建造特點也比較泰氏,屋頂都是原形,上麵一根根尖銳的塔尖散發金色光芒,矗立在空中,美輪美奐。

“終於到了!”少年小靈子此刻已經又長大了一些,大約二十出頭的樣子,可見天劍也在不斷地吸收仙氣,讓自身更加強大。

若是最後能成為大能級彆的兵器,那就是讓他再更上一層樓了,而真正飛昇,那寶器器靈也是可能真正轉變為人類,脫離本尊,成就自我了。

三足金烏也是金色的眸子發出火熱的光芒,它就知道跟著風雲菱這個妖孽一般的主人,一定能來西方看看。

而這裡住著也有它認識的大能,比如雷音大能,那時候可是赫赫有名的,是大能之中的老大哥了。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雲霧中飛射而來,讓正在感歎的大家都嚇一跳,頓時做好了防禦。

金光到他們麵前就停下,顯露出裡麵原形。

“佛老!”小靈子看到來人,頓時激動地叫喚道。

“哈哈哈,小靈子,老夫就說你們可以的!”佛老立刻又看向風雲菱,笑得一雙眼睛都眯成一線了,“好好好,太好了。能從東方走到西方,這麼短時間,真的是不可思議啊。”

“佛老,聽說這個位麵在萬年之內就會毀滅,是真的嗎?”風雲菱直接問出他們最擔心的問題。

佛老一愣,隨即點點頭道:“不錯,看來是紫霄天君告訴你們的?”

小靈子立刻急道:“佛老,你怎麼現在才說,而且,位麵要是毀滅,你們西方為何不出手救一下呢?”

佛老看著大家,隨即搖搖頭道:“若我們這些大能有本事,也就不會來西方了。”

“那你們來了,其他物種怎麼辦,這個位麵有多少生物你們不知道嗎?難道都要跟著毀滅?”望輕塵也有點氣惱道。

紅蓮地火立刻怒道:“你們這些人是不是不想死逃到西方了,不管其他生物了?大能不是應該是大善之人嗎?你們難道都是道貌岸然的傢夥嗎?”

紅蓮地火這話很不客氣,佛老的老臉也是變色,隨即看看風雲菱道:“風姑娘,你們彆誤會了,老夫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不如我們進去見雷音大能。”

大家相互看看,隨即點點頭,既然來了,不管這些大能是好是壞,也不能慫啊。

西方世界,看上去也非常大,佛老告訴他們,這裡和天宮差不多大,因為這裡其實人也冇多少,介紹了四周的建築物後,風雲菱一幫人來到了一座很高大輝煌的大宮殿之中。

“你們來了。”一聲非常低沉而宏厚的聲音從大殿裡傳了出來。

佛老道:“這就是雷音大能,他一直在等有緣人來這裡。”

風雲菱挑眉,跟著進入宮殿,裡麵大得讓大家走進去就好像自己是螞蟻一樣,正前方那金光閃閃的大佛像,頂天立地一樣,深深震駭人心。

但佛像下麵卻站在一個看上去和他們大小差不多的人,隻是光頭很亮,身上一身灰色的長袍。

他雙手合十站在那裡,一雙老眼很是慈善地看著風雲菱一幫人走上去。

但風雲菱看了一眼老者之後,卻看到那巨大的桌子上,兩邊的兩根蠟燭,這種蠟燭都大得猶如擎天大柱一樣。

而一根蠟燭上的圖紋居然是上古天狐的形狀,這讓風雲菱太熟悉了,這是她青魅孃親的形態!

另外一根蠟燭上卻是一朵金色的曼陀羅花形態,妖嬈而又聖潔。

風雲菱內心震驚,轉頭看楚炎洌,楚炎洌也正巧轉過頭來看她,兩人都看到了蠟燭。

“雷音大能,這幫孩子確實如你所料,這麼快就來到了西方。”佛老走過去笑眯眯地說道。

雷音大能此刻給大家的感覺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和尚,和善到就算對他不滿都不忍心給他臉色看。

風雲菱幾人從佛老的話中知道這裡麵可能真的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也收起不愉快,既然來了,總能問清楚。

畢竟西方應該也不希望整個位麵毀滅吧,雖然西方有可能避過災難,但相信雷音大能還是於心不忍的。

“各位小主,都是天縱奇才,老天爺的寵兒,都坐吧,我們慢慢聊。”雷音大能伸手一揮,他麵前頓時排開好幾個金色的團蒲,顯然是給風雲菱他們坐的。

風雲菱一幫人到雷音大能麵前之後,也都雙手合十對他行禮。

“參見雷音大能。”大家是異口同聲。

“好,坐吧,老夫等你們太久了。”雷音大能微微笑道,看著他的笑容感覺很溫和。

“雷音大能,請問我孃親在你這裡吧?”風雲菱看著那邊的蠟燭忍不住先問道。-